最后

最后 我扫视了宿舍一眼 除了床和桌子已经空无一物
地上纷散着各种废纸和塑料袋 坏了的窗帘吊在窗前
转身 穿过飞舞的灰尘 关上门
可是总觉得有什么遗忘 再打开门 一切还是那个样子
对了 没有关灯 我拉上四年来坏过好多次的灯
终于把锁挂好 捏住 转身离开

这时我又开始想会不会遇到她
如果她还在那里 我要不要过去打招呼呢?
说些什么? 问她要不要我帮忙搬东西?
路过的一个宿舍扔出东西 激起楼道浓密的灰尘
我呛了一下 打了个喷嚏 心想 算了吧 你的性格没救的
为什么和有的女生可以谈笑风生 和有的女生可以挖苦打闹
甚至后来见了陌生的女生也能面不改色的聊天
而和自己稍喜欢的女孩 总不知道该说什么
朋友和家人总奇怪的问我为什么没有女朋友
其实大概这就是原因 之一

我下到一楼 把钥匙交给楼管阿姨 说232 最后一个
签完字 我知道我和这个宿舍 这个楼 彻底没有关系了
回头想给熟悉的几个阿姨说声再见 她们却不知到哪忙去了
我走出宿舍楼 天空又开始淅淅沥沥下起雨来
手里提着昨天没有拿完的东西 就没办法撑伞了
我看向右边 她已经不在那里了
送走了所有熟悉的人 现在自己走在雨中
突然有些寂寞

我想起刚帮RM把他的东西搬到新租的房子
他爸爸开车上班去了 我们只有走回来
还没到楼前 我远远的就又看到了她
或许是因为她红色的衣服在灰白的背景中十分鲜艳
也或许是她优雅的气质让周围的人群黯然失色
于是我总是远远的就看到她
我微笑的看着她 她发现了我 也微微挥手笑笑
RM说你们班女生还是有漂亮的嘛
我说那是 也还是有的

连续几天都在下雨
虽然不太方便 不过也很适合这种蔓延开来的离别气息
我早晨7点多起来 有些晚了
用三分钟洗漱 然后拿了瓶绿茶打伞向火车站小跑而去
还不错 我给同学说我家到火车站五分钟 小跑的确用了五分钟
他们正准备进站 我把绿茶递给刘伟 弯腰准备提点行李
天王说 我看你腾出双手 还以为你要跟于强拥抱呢
我看了眼于强 说 晕 至于么
冒雨进了车站检查完行李 我们找到了排队的地方
刘伟和于强刚好是相邻的两队
刚站定 却广播于强的车开始检票进站了
我们跟着往前走了几步 人太多 就说你进去吧 我们在这里看
他便接过所有的行李 随人流而去
期间 他回头了很多次 不过氤氲的空气中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那时我突然有些难过 这是我唯一以后很难相见的朋友了
而比如身边的刘伟 我四年的上铺 过一个来月就又回来了

从火车站出来 我 天王和任重准备去撒金桥吃胡辣汤
结果走到车站的路上 我们发现没人知道那家传说中的胡辣汤在哪
刚好来了个空的205 我们就上去了
我说那去广济街算了 有老米家泡馍 也许也有胡辣汤
他们开始说好 后来说好不容易坐上个205 又下大雨 还是回去吧
我们最后还是回到后街的邮局边吃了胡辣汤 其实这家的也很不错
这次我感觉雨天的胡辣汤更好吃些 吃的比平时都多

回到宿舍 我收拾好我忘带的东西 时间尚早 就和同学想怎么处理垃圾
我又突然想起刘伟转交我的事情 就去移动营业厅帮去成都的徐林伟消号
排了半天队 营业员问我办什么业务
我说同学一个月前来销号 说要等一个月再来一次
她问你的身份证呢 我说没带 她说取了再来
我说这不是给我办为啥要我的身份证呢
她说这是规定你懂不懂 我说我要是懂要你干啥
她说那他的身份证呢 我说开玩笑他要是在我来干啥
她说那复印件呢 我说没有 她说那找地方传真一份过来就完了
我说我划得着这么麻烦么 不办这销号有什么后果
她说如果欠费了的话将来会被移动划为黑名单
我说那你查下他卡里有多钱 她说两块八毛三
我说那不欠费就没事了啊 她说这不消号下个月不是就欠费了么?
我……
我最后问 可以在别的地方办这个业务吗 她回答两个字 不能
我于是在大厅把移动骂了一顿 周围的人纷纷赞许
徐林伟 我对不起你
有朝一日移动真把你划黑名单了 咱就别用移动了 不还有联通么
并且听说将来3G业务不止这两家呢

回去的路上 我看到了收破烂的人搭起的棚子
问了问书还是一块一公斤 没降价 就问他要了个麻袋
我们宿舍的废书不多 我的昨天都被我妈强迫拿回家了
床下墙角柜子里 翻了一通还是装了一麻袋 下楼卖了十一块
这时对面宿舍的人去送别人 已经不在了
我就去帮他们把满地的书装起来拖下去卖
卖了三满麻袋四十块还没完 我已经累的不行了 就休息了
后来到了中午 楼下挤满了收旧东西的人
我就把宿舍没人要的枕头衣服鞋子盆子水壶什么的全卖了……
卖到宿舍空空如也的时候 撞到RM 被召唤为苦力
他很磨蹭 东西也多 用车拉了两次才完
不过也不算亏 这让我后来看到了她 希望这不是最后一次见她吧

我又想起了华威 我也不再容易见到他了
前天中午 他来到我宿舍 他总来我宿舍 我并没有在意
他说 我走了
我转头 心里没有反应过来 说 啊?
他又说我要回去了 我这时也已经明白过来 就有点茫然的站起来
他出门去 我也跟着出去
他回头笑着说 你要干什么? 我说 送你啊
他笑了 说 送到哪里不是送 赶快回去吧回去吧
我说 我会来北京看你的 然后就回去了
望着电脑屏幕 也不知道干了什么 茫然了许久
我第一个远行的朋友就这样走了
这是我送人最没有诚意的一次 只出了我宿舍
甚至连他的宿舍都没有到
也许这就是君子之交淡如水吧 我有些无赖的想

浑浑噩噩的 我已在雨中走到707车站 刚好过来一辆车
我出校门时本想去左边乘506的 但又觉得理由有些可笑 就习惯的右走了
记得前两天从家里去学校 突然想起在506车上有可能碰到她
就从家里向北大街走去 结果在莲湖路口没有找到车站
在西华门还是没有找到 到钟楼更找不到了
为了不更加郁闷 在35起点站坐了个空车去学校了
其实科学的算来 这碰到的概率大概比中彩票更小些吧
这时707报站说西工大到了 我表情有些凝固
我突然想起来我四年来一直是为了能路过西工大才乘坐这个车的
其实从学校到家最优化的路线应该是去北门乘坐游7
不过在最后一天发现这个问题 已经晚了
至少在这一年里 我不会经常需要从家里到学校来回跑了

车行驶到了小雁塔 旁边是Ben家的楼
玻璃上尽是水雾很模糊 我看不清楚外边的景色
却突然想起四年前的这个时候 在这一站我会起身
看着紫东跳下车去 然后跟着下去 接着一起走到文艺路
紫东到家后我坐14路再回家 然后就觉得挺郁闷的
走在路上 她也问过我几次我乘坐哪个车回家
我就一直没说 其实我们刚下来那个的707就会开到离我家最近的车站!

后来我又在车上睡着了 还好人少售票员记得我在民乐园下
我总是在车上睡着 也坐过头过几次
而这几天更实在是太累了 一个人在车上睡着更是正常
我提起我的东西下车 穿越了一个城市 依然在下微雨
细小的雨珠飘洒在眼镜片上 让整个世界朦胧起来 飘忽起来

最后 我到家里时电脑正好播放起一首梁静茹的歌
它的名字叫《最后》

最后 我们都错过
爱过不一定会有结果
最后 走不到最后
爱你却又必需放手

5 Replies to “最后”

  1. 处女座的感情特征就是细腻
    星座有时候还是有些准的

    最近看多了离别伤感的文章,没毕业呢都已经开始有了离愁别绪。。。
    会怀念的大学朋友只会有一两个而已
    因为大学期间没有参加过社团没几个熟悉的人
    外加每年都换同住的人
    msn上好友个数在增加 可是每次能开心聊上天的人却在减少……
    所以我想自己离开大学的时候伤感可能不会那么浓……

  2. 不是 我全部用的utf-8
    前两天我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
    主要是因为我以前编码声明在title后边
    firefox能认出来 但是ie有的时候不行
    现在我放在title前边 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