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

那是10月31日的上午 我在帝都的最后一个工作日
办完离职手续后出来 走在深秋的中关村
这是村里比较偏远的地方 又是上班时间 人很少

北京的深秋真是美 风将天空刮得很蓝 地上堆着来不及清扫的大片树叶
然后我在软件园区空旷的草坪上看到一对父子
走近以后 发现四五岁的小朋友在草坪上和两只兔子玩
他爸爸就在旁边的人行道上看着 脚边放着笼子

image

这个品种的兔子真是可爱
我立刻就忍不住想要拍照 于是拿出手机
转身问站在路边的那位父亲–
我突然呆了一下
在远处时我没有看清 这时才发现这位父亲应该是附近工地的工人
穿着很脏的牛仔裤 夹克也破破烂烂 上面满是泥和油污

我掩饰了一下我的迟疑 指着兔子说 能让我拍一下吗
他回避了一下我的目光 笑着说 好
没有说多余的字 我也无从判断他是哪里人
小朋友在认真的和兔子说话
如果不看他爸爸的话 它完全就是个城里的小孩
穿着干净的童装 脸也洗得白白的
我怕拍摄小孩引起他爸爸的不悦 于是只是对着兔子拍了两张

image

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
但是我经常会想起那个画面
深秋的阳光透过挺立的白杨和银杏 斜斜的照在草地上
一位父亲微笑着看自己的孩子和两只兔子玩耍
他工作很忙很累 中关村有那么多的楼要建
他没有把孩子扔在老家 而是带在自己身边
抽出来时间就陪小朋友玩

上个月看星际穿越
其实那电影的科幻只是一个外壳
它主要还是讲了一个父亲 如何看自己的孩子长大 变老
时间的不均衡给了他别人没有的体验
在自己没有变老的情况下 看着自己的孩子走完一生…
那是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
当然 我还没有孩子 所以就不去强行体会了…

可我还是经常想起那个画面
兔子 草坪 干净的小男孩 和阳光下疲惫却微笑的父亲

陆犯焉识和归来

说起来 我大概是今年四月份看完的「陆犯焉识」
然后五月「归来」上映  一看简介 这不是我才看完的书改的剧本吗
虽然张艺谋大家都骂 但是从英雄开始 每部我是都去影院支持了一下的

「陆犯焉识」其实是本很长的书
我在去年的时候有一阵不知该看什么 就到豆瓣的读书小组看看
有人让大家推荐当代最优秀的女作家
我想想之前很少看女作家写的书 就看看吧
结果很多人推荐严歌苓
我就在kindle上搜索严歌苓 买了她这部较新的书
这书太长了 由于看的电子版 我也不知道它有多厚
总之我利用乘坐火车和地铁的时间 看了半年才看完…

那种同时有小说和影视的作品 很难做到同时优秀
然后原著党和电影党也经常争执
比如去年的白鹿原 那电影化就完全失败了
冰与火之歌的美剧化倒是很成功的 改电视剧还是容易点
我想长篇小说拍电影确实太难了 对编剧和导演的要求太高
小说那么长 两个小时该表现些什么
虽然影像的表达效率比文字高很多 但是两个小时还是太短

这部电影就是这样 对原著改动极大
借鉴的情节 在原著中连十分之一的篇幅都占不了吧
「陆犯焉识」这部书就是记录了陆焉识的一生
穿插的时间线结构还算不错
上海美国重庆青海这几个地方占篇幅都很长
五种完全不一样的风景 五种不一样的身份
好像就是五个人 或一个人可以有这差距如此之大的五段人生
总的说来小说我可以给四颗星 是优秀的作品
我唯一不喜欢的地方是上海部分有些上海式的做作和罗嗦 这也说明小说写的很好
让我代入其中 体验了解放前后两种上海的生活
但我不喜欢这种上海的生活…
所以其实我不喜欢的并不是小说本身 只是上海

电影则简化的太多了 几乎只选取了小说的结尾部分进行了改编
所以片名也算切题 叫做归来
地点也从上海移到了北方
张艺谋其实就是想拍个四季的变换吧
要在上海还怎么拍美丽的秋天和冬天 哈哈
如果当作一个独立的作品 电影也算不错
但是 怎么说 不知道是因为审批原因剪掉太多
还是拍的本身就很谨慎
虽然涉及到了文革的拍摄
片中也透出一些对历史的思索
但是都是浅尝辄止 隔靴搔痒的感觉
无论如何 这在电影上也算是个进步了
绝少有人会拍解放后这些敏感时期的电影

的确就像一个网友说的
这电影其实就是借了陆焉识和冯婉瑜两个名字罢了
其他的基本就没什么关系
电影不错 可以一看
书也不错 值得一看
就是这样

Rio 2

若要问我最爱什么鸟
那当然是蓝紫金刚鹦鹉
没错 它刚好是里约大冒险的主角

rio2

在我看来这该是最漂亮的鸟了吧
我比较喜欢纯色
在鸟类以花哨为美的世界观里
出现这样颜色纯粹的鸟当属不易
而它还是蓝色 一种
比天空还纯粹的蓝色

其实我第一次知道这种鸟
是将近十年前的事情了
魔兽世界最珍贵的一种小宠物 叫花羽鹦鹉
是的这是它的另一个名字
我在魔兽世界有很多罕见的东西
但是我始终不曾得到这只鹦鹉

我对这种鸟还有另一种特殊的感情
在2000年我初入网络世界的时候
起了个网名Hyacinthus 当时也想作为英文名
而这鹦鹉的英文学名 刚好叫Hyacinth Macaw

还是说电影吧
首先和首部一样 也是音乐很多的电影
像音乐剧似的
但是第二部的歌没有第一部好听 个人感觉

剧情呢 是挺跌宕起伏的…但是
反派太卖萌了啊 好弱好弱
鸟类的反派和人类的反派都好弱…

但是这依然是一部很好的动画
孩子会看得很欢乐
而剧情呢 也有很多让大人思索的东西
主要是关于家庭…和爱

本来女主是女神一般的存在
这也无妨 陷入爱河的女神和普通女孩没什么两样
可是在 Rio 2 里 女神突然变成了公主
公主可是比女神可怕多了
并且还有一个及其守旧的老爹 和一个青梅竹马的禁卫队长
我估计要不是各种卖萌的反派帮忙
我们来自自由和民主的美国公民Blue肯定是悲剧了

又过天津

这两周在天津出差 可惜在天津边远的一个小镇
四周都是热火朝天的工地 整日满面尘灰
到了周末 终于可以去城里走走

坐唯一的一两公交到南站 再转乘地铁
果然一出小镇天马上就明媚了

P1050815

我喜欢有云的蓝天 Continue reading “又过天津”

宽容

我很喜欢房龙的<宽容>
大学时甚至买来英文版 查着字典读它
我很喜欢张信哲的<宽容>
每次在KTV都要挣扎着唱上一下
你说你想要找个宽厚的肩膀
问自己 带你到什么地方…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宽容的人
直到几年前的一天

那时我和一个朋友聊天 已忘记了是哪个朋友
我说我从小就在努力做一个宽容的人
只要不是伤害到别人的事 其他的都能容忍
但是为什么朋友这么少 为什么有女朋友这么难
他说 宽容是没有用的
你宽容 是因为有不满 不管多少 终究是不满
日积月累 总会越来越多

我突然醒悟 这么简单 我却一直没有明白
宽容 从来就不是我想象的那样
宗教需要宽容 不要像某些教派强制别人信自己的教
民族需要宽容 不要非得改变别人的民族习惯
对敌人要宽恕 不计较曾经的仇恨才能换来和平
对路人要容忍 人生总有许多不同 别人总有自己的想法
对亲人要理解 血缘已经注定 小心翼翼不要彼此伤害

但是对朋友 对恋人 宽容从来都没有意义
我仔细回想了下 我的好朋友们 他们的优点 我默默欣赏
他们的一些小缺点 或者做的不对的事情
往往是大家逮到机会就黑一下
或者吃饭的时候开心的吐槽彼此各种很2的事情
从不需要把谁的不对埋藏在心里 越来越多
终有一天无法承受

我一直等待着一个女孩
欣赏她的美丽 守护她的笑容
她做了不对的事情 或者突然犯2
我也会开怀 觉得又蠢又萌
爱不需要宽容
当从来就没有厌恶 又哪里来的宽容

呵呵

前几天又看到新闻
说是呵呵两个字荣升2013年最令人讨厌词汇
呵呵 这世界真是令人琢磨不透

我是一个充满矛盾的人
有时候那么激进 有时候却那么保守
我总用着最新的电子产品 研究着各种新出的技术
在无数人号称还是喜欢看纸书的感觉 不喜欢电子书时
我几乎很久没看过纸质的书了 除非喜欢的作品还没电子书出版
Kindle 那么轻 读起来怎么都比纸书舒适 为何要反对呢
在公司 做程序时我还总带团队用一些激进的技术 纵然这样我会更加费力 我还是乐此不疲

但在有些方面我好保守 比如在语言方面
我很排斥屌丝 白富美 喜大普奔这样的网络词汇
我甚至至今没看过江南Style的MTV
因为我从听到的片段就感觉它好难听好无聊

我第一次感觉不对时是在去年初
那是我在一个小众论坛上看到的一个帖子
一个和我一样后知后觉的人发的
题目是我终于知道别人为何不跟我聊天了
原来是喜欢说呵呵的原因
别人跟他打招呼 他说呵呵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我于是特意去搜索了一下 我晕…真有这么回事

在我刚上网的时候 那是2000年
中考过后我爸爸给我买了猫开通了163拨号上网
我第一次进入了这个神奇的世界
也是那年暑假 我读了蔡智恒的「第一次的亲密接触」

那是一本和网络关系很大的书
第一本畅销的网络小说 而本身也讲了一段纯真的网恋
那里边说 哈哈太不矜持 嘿嘿太不正式
呵呵表示微笑 是一个不错的词
痞子蔡和轻舞飞扬的聊天中 多半都带个呵呵
我估计在电子版搜索一下这两个字 数量会很震惊

从那以后 我也很喜欢说呵呵
而且那个时代 大家聊天很经常的用这个词
后来有时候用:)来代替 表示微笑

在我十三年后得知这两个有问题时 跑去问一个好朋友
她说她知道我不是故意的 以后用哈哈或者嘿嘿替代就好了
faint 原来她也不喜欢这俩字 只是一直在容忍我
那看来更多的人 也许真的认为我对他们有意见不愿意和人家聊天呢
对了 faint也是十几年前很流行的网络词汇
现在已经没人说了吧

后来 去年夏天
一个女孩在QQ上和我打招呼
那时候晚上11点了我正要去洗澡
我就习惯性的打「呵呵 我去洗澡了 等会聊」
等我回来 我发现她把我骂了一顿
说你以为你是男神啊 然后她已经下线了

我没搞清楚怎么回事 于是去搜索了一下
原来说是无数的屌丝在晚上怀着忐忑的心情向女神问好
而得到的最多的回答便是「呵呵 我去洗澡了」
而女神事实上是隐身了继续跟高富帅聊天或者…
对了 我也很讨厌男神这个词 不好听

到了去年秋天
我发现呵呵又被赋予了新的含义
当你对别人说的事情毫不相信或者十分蔑视的时候
可以说个「呵呵」表示嘲讽

我有的时髦的朋友
总是在频繁的准确的用这个词去嘲讽别人
甚至在我们现实中聊天吹牛的时候
他们也会把呵呵两个字读出来 表示不信你说的

前几天 我还在一个IT的小众论坛看到帖子
一个90后发帖说不明白为什么这里为什么有人那么喜欢说「呵呵」这么伤人的词
然后正文里说他发帖子你们不感兴趣别回复就行了 为什么要冷嘲热讽 他最讨厌的词便是呵呵了
然后楼下的回帖有不少90后表示赞同
然后有80后出来给他们说人家回复呵呵只是表示友善
觉得楼主的idea很有趣…
结果一群90后硬是不信
他们的世界里 仿佛呵呵这个词从来都是贬义词
就像小姐从来不能用来做女孩的称呼 同志从来不能用来叫同事一样自然…

总之 我现在已经很久不说呵呵这两个字了
我也不知道我在这许多年里 让多少人误解过
这个可怜的词怀着最大的善意
却已被这个网络世界诅咒的体无完肤
不知他何时才能重生
而那时 也许又有新的词去承受那些无聊的人的恶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