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者

前两天在移动硬盘中翻到了这个电影
本来向图个轻松
以为是科幻片或者特异功能片
谁知道 是云里雾里的法国犯罪片

其实像十一罗汉那样的犯罪片也很过瘾
可是这个却不是那种快餐类型的
于是 后来去网上看它的评论 也是有些人顶礼膜拜
有些人对其评价很一般–可能都是我这样懒得思考的吧

是的 我就是看不太懂
所以跑去网上看影评
这看评论还不能看一家之言 得多看几家
看完后众说纷纭 还是不太懂啦

我有人脸识别困难症
看到最后也只能认出来主角和他老大
而这电影又是法语
于是声音方面也是一点提示都得不到了
只能分神去仔细看字幕

所谓的预言
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注意到的预言只出现了两处
一处是主角和分裂的自己对话
那也许是梦吧
另一处就是车子撞鹿了
在此前数次拍到了警示牌
我想也许是主角看到警示牌随口说的吧
然后恰好撞上了而已

于是我从头到尾都在思考这片名的含义
也许导演只是想说
努力的分析周边的情况
就能预言?
片名是我最迷惑的地方之一了
还有屏幕上随机出现的白字
也出现的很不规律
肯定是导演在提示什么
而我又没有参透
总之迷惑的地方还挺多的
最近又比较懒 干脆不想了

 

三顾钓鱼台

那是我今年第三次去钓鱼台
不是海上的那个钓鱼台 而是北京这个给外宾居住的
沾领导们的光
宾馆外侧种了长长的两排银杏

前两次来的时候 叶子还大多是绿色的
而这次 却已落去大半了
只因为这之间的一周 下了一场雪
还是狂风呼啸夹携而来的雪
后来发现 秋叶未被悉数吹光 已是幸运了

北京的天色暗的太早
下午三点多 阳光已经是堪堪避过远处的高楼
才能投射到树上一抹金色
还好叶子本身也是金黄
在晴空下 晶莹剔透
仿佛我沉到了清澈的水底
观赏着叶子上的光晕

水中的树 有些摇曳
我努力望去 却依然看不清
好像我望向你的眼睛
眩晕而透明
我于是沉醉 将自己也变成了倒影

亲爱的
我不知道你是谁
但我一直为你预留
那镜头前一米的空间
和我余下的生命
当你在那里出现
这个世界 将只有你清晰
美过你背后的黄叶 且不会凋零

那又怎样

上个周末去拍完最后的银杏
是下午四点 这个时间比较尴尬
北京冬天的日落实在是太早
去找另外一个有树的学校显然是来不及了
干脆在吃饭前去看电影吧

早听说了这个电影和游戏有莫大的关系
于是就没动找妹子一起去看的念头
果断呼叫喜欢游戏的基友一起出来看

果然在电影里看到了很多熟悉的身影
各种角落里的配角都会带来很大的惊喜
和童年美好的记忆

可比较遗憾的是
主角涉及到的三个游戏都没有见过
我还不免分析了一下原因

快手阿修显然是太老的游戏
在游戏被引入我国的时候已经过时了
suger rush这游戏的年代虽然游戏厅风风火火
但是 游戏厅老板不是瞎子 会引入一个面向小女生的游戏吗
英雄使命应该比较新
可是我不去游戏厅啊……
从来就只对家用游戏机和电脑的游戏比较熟悉
那 于是只能看看角落里的配角们找找共鸣了

当然了 这个作品抛开游戏这个噱头来看
也是很不错的
就像当年玩具总动员
那些资本主义的玩具
我们这些从小玩弹弓沙包的 哪里见过
但是它抛开玩具依然是传神之作
反过来给中国卖那些资本主义玩具打了广告

大家说Pixar和Disney拿错了剧本
拍出了风格互换的作品
这部的确有Pixar的打破常规的作风
只可惜Pixar的勇敢传说我一直无缘品鉴
待哪天一定沐浴更衣 然后静静的看完
再看他们两家–其实已经是一家了–谁反串的比较好

我是坏人

那又怎样

谍影重重

我没看过前三部
作为一个经典的系列 真是遗憾
看来需要补课一下了

四的评价褒贬不一
但是我觉得还挺不错的
男主角挺萌
我看完的时候和six说
雪山上那个人演了那么长时间 怎么酱油了
他同样表示不理解

后来看了一些影评才发现
前边和后边是同一个主角
喂这差别太大了吧
我现在看剧照也看不出来他们有相似
人脸识别困难症真是伤不起
完全就只能靠胡子啊衣服啊什么的辨别人

所以如果想让我不认识
换个发型换身衣服就搞定了
我一定想不起来你叫什么

还是绿的

前几天看朋友在微博发北大的银杏
已经黄的一树通透 于是羡慕不已
第二天就用中午的一点时间 饭也没有吃
就匆匆跑去钓鱼台

结果
同是北京 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也许是这里靠近玉渊潭水比较多吧

image

叶子

今天休息不用上班
正是去拍照的大好时候 没有周末的人海
在奥体的花中和三里河的银杏中选择了一下
最后想我晚上睡觉被冻的半死 用手机一看晚上已经4摄氏度
这叶子应该黄了吧 于是就去看银杏

骑着我的小折叠车沿着北京的护城河向西边前进
河的一侧是二环 而这河外的小路十分静谧
没有什么人 也没有车 在树影中骑车很舒服
在德胜门附近 开始有很多人钓鱼
不知道他们收获如何 不过看起来钓的很快乐

沿着google maps给我建议的道路
穿过很多小胡同
终于来到三里河
这里离二环的确是三里
可是已经没有河…

其实我没有来过这里
在北京过的总是匆匆忙忙
今年才趁每次换休的时候 到北京本地的各处分别看看
才算是把北京逛遍了
千里之行 始于足下… 希望快点能行千里吧

所以我不知道具体的地方
于是又现场开始用手机Google
结果查出来地方就是我呆的地方
我于是又环视一周
晕…两排银杏树 就从我旁边开始
向远方排列而去
中间是泥土的道路
而我没有第一眼发现它们
是因为… 叶子还没有黄

就是这样…

506

上周一在阿慧吃完饭
因为没什么事 于是又去坐506路
阿慧的老板看到我 表情很是激动了一下
然后握住手寒暄了几句
他也至少在那街上开了十几年了
不知道能记住几个像我这样的人

天空下着小雨
西安的秋天就总是下雨下雨
506一点都没变
又脏又旧 在潮湿的雨天越发明显
不过雨天很适合坐这种车呢 我想
它会带我穿过整个城市 回到过去的时光

其实在记忆中更长一段时间里
我一直都去坐707
是的 我就喜欢坐中巴
有次豆瓣上有人给外地人说千万别坐西安的中巴
那是疯狂老鼠 危险的很
也许没错 可其实在我上中学的时候就不疯狂了
也疯狂不起来 修地铁 全城都堵
但售票员一般说陕西话
加上走的都是小巷子外地人更容易迷路
确实不适合外地人吧

但是我就是喜欢中巴
它比起大巴还是能快一点的
还有一个更大的优点
因为会按远近算钱 所以一般三站之内肯定能等到座位
还有老人们坐中巴不免费 所以需要让座的概率也小~
而更喜欢的是
它穿过这个城市的那些小巷
我一路看着路边一家一家的小店
有的倒闭 有的开张 有的日复一日的繁忙

太白立交周围变化很大
原来学校北门 过了桥就是荒凉
如今却是熙熙攘攘 有超市 有商场
太白南路还是老样子
油漆 门窗 建材市场
边家村多了一个环形的过街天桥
完全和记忆不再一样
我努力看了看 西南角的羊肉面 东北角的大盘鸡
还都在 可惜这次没机会去吃了

我坐707也会路过边家村 不过是从西向东
而506是从南向北 走过我中学走了六年的太白路
那条路有太多的记忆
在每个小店吃过饭 在每个网吧玩过游戏
在边家村工人文化宫看过电影
小学开始就在豫秦买模型
在时代音像进进出出 看每一张专辑的封面
然后用零花钱买上一张
运气好的几次 还在这路上碰到了喜欢的女孩
纵使擦肩而过 也很美好

大学快毕业的时候
我喜欢上另一个女孩
从小我便爱看云在天空一朵一朵飘过
后来我的目光被她吸引的时候
她却默默在看天边的云朵
我也不知我喜欢的是她 还是她眼中云的倒影和寂寞

偶然听她说起她家在北边
原来只和我家差一站
从此我周末便开始坐506往返家与学校
可惜 一年来从没碰到过她
一次也没有
也许世上本没有什么缘份
只有跟踪 打听 假装 或死等?
可我就是那么懒 一次也没有

但有时  我蜷缩在506的一个角落
也觉得温暖而安心
我们不光看着同一个月亮 同一朵云
还看着同一条街的风景
我在店铺的玻璃中寻找她昨天的倒影
在红灯的十字路口 她又会想什么事情
路边新开的花朵会不会让她微笑
秋天飘零的落叶有没有让她伤心?

五年以后 我知道在506碰到她的那一丝可能也没有了
她家搬到了更北边的远方
可我又回到了506路 继续坐在一个角落
我想我要是碰到她
会讲到西门了 其实我家在这里住了七八年
那时这路边还没有公园
是一大片的平房 和批发市场
我知道每一条小巷 知道怎么去那座护城河上小桥
可惜那时的水没有现在清澈 并不美好
但那时候的天比现在蓝一点
云也白一点 经常能看到白云飘过 在城墙边投下阴凉

然后就到了儿童公园
小时候生病了 就会来儿童医院
然后有时可以顺便去儿童公园
那是多么小的一个公园啊 可小时候会觉得挺大
我喜欢在里边玩海洋球 整整一个下午
我现在没那么喜欢球 所以应该是喜欢海洋吧:)

到了玉祥门内 莲湖路
我会想起小学时爸爸无论寒暑
总在六点多就骑自行车走这条路带我去上学
直到五年级我可以骑车了
才骑自行车和爸爸一起走
六年级时 就和同学一起走了
爸爸下班虽然和我同路 也不去打扰我和同学们骑车回家

从北大街向北
我便没有了小时候的印象
不过这是她上中学那些年天天走的路
我便又开始想她在这条路上的样子
大部分时候会骑车 有时会坐车 也许是506吧
她上学时可以不用力气就一路下坡到北大街
我却相反 放学时才可以不用力气从水司滑行到西门
而有时 天气不好 下起淅淅沥沥的雨
她从北边乘坐506 到北大街 车摇摇晃晃穿过古老的城市
在出西门时 我多半上了同一辆车 人并不多
氤氲的空气中 也许还留着她的气息
那角落的座位 不知她是否坐过 暖暖的 一直到边家村

我们就这样在不同的时间和空间
一直错过错过
506好像时空中一根细细的蛛丝
偶尔的碰到了我 又碰到了她
在阳光中闪耀了一下
却又消失不见

然后 越来越远
夏天的云朵从我视线里飘走 去北边
我拍下一张相片 寄去一缕想念
可有时 它却在路上的阳光里消散
也有时 它凝结了越来越多的忧郁
在北方落下
没人知道 那连成线的雨丝 全是思念

尴尬的instagram

Instagram在Android平台发布也有好一段时间了
不过我一直没有使用
可能是因为对滤镜不是很感兴趣吧

前几天还是好奇之下想看看它有什么特别之处
就下载了一个
可是在注册帐号的时候 发生了奇怪的事情
说是我的邮箱已经注册

可我记得我没有注册过
难道是记忆力又变得更差了?
于是点了”忘记密码”
然后果然在我的邮箱里收到了修改密码的方式

登录上去以后
我看到一个陌生的世界
本以为是随机的别人照片
仔细一看 竟然是自己帐号的…

细细的一张张看过
主角是一位美国的大姐
看样子应该住在洛杉矶
有个女伴们的合照 有和男朋友的照片
还有party的 家人的

她网名应该叫hyacinthus
于是顺手把邮箱填写成了hyacinthus@gmail.com
Instagram应该可以不必验证邮箱
于是后来 这个帐号被我密码找回了

现在 她应该再没有办法找到这个帐号
而我 也完全没有办法找到她
我只能把她的许多照片删掉了
希望她在手机还有备份吧…
sorry

 

夕阳

今天休息 恰好昨夜的雨将天空洗刷一新
记得大部分天空很蓝的时候都在上班
更觉今天珍贵了
吃过午饭便决定一个人去奥体的小山上看夕阳

其实我还没上过那座假山
甚至没划过那个叫奥海的湖里的船
记得一次想去划船时 遇到北京全城悼念什么不得举行娱乐活动
第二次去划船时 到湖边直接傻眼
那么大的湖整个都被抽干了 正在维修

后来 我有时会反思从中学开始伴随我的这奇特现象
计划要去的地方 有很大的概率会倒闭或者临时关门
都是和女孩一起去或者和好朋友一起去才会发生的
我一个人出去玩一般都会很顺利
也许是注定更适合孤独吧

我本以为小山上会有咖啡屋
可以悠闲的看书等到夕阳将下
可惜爬到山顶发现只有一些石头 哪里有什么咖啡屋
于是只能坐在石头上看书等待
穿的短裤 喂饱了好几只蚊子
所幸云淡风轻 看一会书 看一会云
美好的时光便匆匆过去

Continue reading “夕阳”

天街

东边的天空有一条街
那其实是个二维世界
街上的居民白天休息
他们走出房子时 已是黑夜

那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颜色
于是这条街变得灯火摇曳
可他们只有两个方向啊
也就无法俯视到街上的星光明灭

街外面是另一个世界
有着精致的咖啡厅 和倒悬的宫殿
宫殿里没有公主 只有数不尽的华丽衣服
咖啡桌边的人不看面前的Mac Air 却看着天上的街

天街的人有三种 有红有绿有蓝
他们有时会战争 有时会繁衍
地上的人只有两类 不是女就是男
他们有时在这里拥抱 有时又在这里分别

image

当天快亮时 街上的人又开始休息
微白的天空上 悬着他们没见过的新月
而地上的人们又该起床
纷纷钻入街边的玻璃房间
这时的天街最为安静
只剩微风吹动地上的纸片 好似落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