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6

上周一在阿慧吃完饭
因为没什么事 于是又去坐506路
阿慧的老板看到我 表情很是激动了一下
然后握住手寒暄了几句
他也至少在那街上开了十几年了
不知道能记住几个像我这样的人

天空下着小雨
西安的秋天就总是下雨下雨
506一点都没变
又脏又旧 在潮湿的雨天越发明显
不过雨天很适合坐这种车呢 我想
它会带我穿过整个城市 回到过去的时光

其实在记忆中更长一段时间里
我一直都去坐707
是的 我就喜欢坐中巴
有次豆瓣上有人给外地人说千万别坐西安的中巴
那是疯狂老鼠 危险的很
也许没错 可其实在我上中学的时候就不疯狂了
也疯狂不起来 修地铁 全城都堵
但售票员一般说陕西话
加上走的都是小巷子外地人更容易迷路
确实不适合外地人吧

但是我就是喜欢中巴
它比起大巴还是能快一点的
还有一个更大的优点
因为会按远近算钱 所以一般三站之内肯定能等到座位
还有老人们坐中巴不免费 所以需要让座的概率也小~
而更喜欢的是
它穿过这个城市的那些小巷
我一路看着路边一家一家的小店
有的倒闭 有的开张 有的日复一日的繁忙

太白立交周围变化很大
原来学校北门 过了桥就是荒凉
如今却是熙熙攘攘 有超市 有商场
太白南路还是老样子
油漆 门窗 建材市场
边家村多了一个环形的过街天桥
完全和记忆不再一样
我努力看了看 西南角的羊肉面 东北角的大盘鸡
还都在 可惜这次没机会去吃了

我坐707也会路过边家村 不过是从西向东
而506是从南向北 走过我中学走了六年的太白路
那条路有太多的记忆
在每个小店吃过饭 在每个网吧玩过游戏
在边家村工人文化宫看过电影
小学开始就在豫秦买模型
在时代音像进进出出 看每一张专辑的封面
然后用零花钱买上一张
运气好的几次 还在这路上碰到了喜欢的女孩
纵使擦肩而过 也很美好

大学快毕业的时候
我喜欢上另一个女孩
从小我便爱看云在天空一朵一朵飘过
后来我的目光被她吸引的时候
她却默默在看天边的云朵
我也不知我喜欢的是她 还是她眼中云的倒影和寂寞

偶然听她说起她家在北边
原来只和我家差一站
从此我周末便开始坐506往返家与学校
可惜 一年来从没碰到过她
一次也没有
也许世上本没有什么缘份
只有跟踪 打听 假装 或死等?
可我就是那么懒 一次也没有

但有时  我蜷缩在506的一个角落
也觉得温暖而安心
我们不光看着同一个月亮 同一朵云
还看着同一条街的风景
我在店铺的玻璃中寻找她昨天的倒影
在红灯的十字路口 她又会想什么事情
路边新开的花朵会不会让她微笑
秋天飘零的落叶有没有让她伤心?

五年以后 我知道在506碰到她的那一丝可能也没有了
她家搬到了更北边的远方
可我又回到了506路 继续坐在一个角落
我想我要是碰到她
会讲到西门了 其实我家在这里住了七八年
那时这路边还没有公园
是一大片的平房 和批发市场
我知道每一条小巷 知道怎么去那座护城河上小桥
可惜那时的水没有现在清澈 并不美好
但那时候的天比现在蓝一点
云也白一点 经常能看到白云飘过 在城墙边投下阴凉

然后就到了儿童公园
小时候生病了 就会来儿童医院
然后有时可以顺便去儿童公园
那是多么小的一个公园啊 可小时候会觉得挺大
我喜欢在里边玩海洋球 整整一个下午
我现在没那么喜欢球 所以应该是喜欢海洋吧:)

到了玉祥门内 莲湖路
我会想起小学时爸爸无论寒暑
总在六点多就骑自行车走这条路带我去上学
直到五年级我可以骑车了
才骑自行车和爸爸一起走
六年级时 就和同学一起走了
爸爸下班虽然和我同路 也不去打扰我和同学们骑车回家

从北大街向北
我便没有了小时候的印象
不过这是她上中学那些年天天走的路
我便又开始想她在这条路上的样子
大部分时候会骑车 有时会坐车 也许是506吧
她上学时可以不用力气就一路下坡到北大街
我却相反 放学时才可以不用力气从水司滑行到西门
而有时 天气不好 下起淅淅沥沥的雨
她从北边乘坐506 到北大街 车摇摇晃晃穿过古老的城市
在出西门时 我多半上了同一辆车 人并不多
氤氲的空气中 也许还留着她的气息
那角落的座位 不知她是否坐过 暖暖的 一直到边家村

我们就这样在不同的时间和空间
一直错过错过
506好像时空中一根细细的蛛丝
偶尔的碰到了我 又碰到了她
在阳光中闪耀了一下
却又消失不见

然后 越来越远
夏天的云朵从我视线里飘走 去北边
我拍下一张相片 寄去一缕想念
可有时 它却在路上的阳光里消散
也有时 它凝结了越来越多的忧郁
在北方落下
没人知道 那连成线的雨丝 全是思念

One Reply to “506”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