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柳文扬

偶然在论坛上看到了一篇文章 名字叫缅怀柳文扬
我心想现在的大学生越来越不会用词了 怎么能用缅怀呢
可是 我心里却有种奇怪的感觉
于是立刻去了科幻世界和九州的论坛
这次 缅怀变成了悼念 我的心似乎被重物撞了一下

毕业了 这是在学校的最后一天
我一个一个的送走同学 纵然也会难过 但总不至于流泪
而我看到九州论坛苏冰写的文字
刚喝过酒的喉咙顿时剧烈疼痛 让我呼吸困难
然后双眼就流出有些烫的泪来
用手去擦 却忘记我看电脑时带着眼镜 眼前一片模糊

是的 我给朋友们说 我们此别 终还会相见
无论天涯海角 无论地球的东西两端
至少我们还可以经常在网络上聊聊 在Blog上写写最近的情况
可是 柳文杨 这个华丽的名字 我却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他了
哪怕是一丝半缕的消息 哪怕是影影绰绰的痕迹

许多人称赞着他的《一日囚》 颂扬着他的《废楼十三层》
而我喜欢上他 已经是七年前的事情了
一天我对薛宇宁说 这个叫柳文扬的怎么这么厉害
一年的封面故事基本都是他写的 还写的这么好
薛宇宁说 是很厉害
此后 我看到他写的小说 必定是先看的
他的文字有种智慧 又很幽默 还处处流露出他不可遮蔽的才华
我当时就想 这个名字真的很成功啊 叫柳文扬 果然文采飞扬

记得几个月前 《幻想1+1》上有他的文章《T-mail》
我指着预告给万鹏飞说 我真的好喜欢他的文章
他说这不是刚好有了吗
我说 其实这个是以前的 我在网站上都看过了
听说他得了眼病 一直没有消息 等他好了或许还会看到他的文章吧
可是这一等 竟然成了永远
不久前的《废楼十三层》后面他还说这是新的尝试 将要继续这个系列
我在银河奖的投票还特意给他投了一票
可是谁知这个尝试竟然成了最后的一篇文字
纵然得了银河奖 又有谁去领呢

我见过一些他的照片 有些孩子气的脸上总带着淡淡的微笑
我竟觉得和我有些相似 更加的相惜起来
而见过他的人 都称赞他的学识 他的风趣 他的悠然 他的温文尔雅
他美丽的妻子 他幸福的家庭 和他永远的微笑

世事无常 在离他37岁生日还有四天 在香港回归十周年的时候
他静静的走了
天妒英才 人生经常如此讽刺
37岁 留给了我们太多的遗憾
我们也仅能 希望他在去彼岸的路上一路走好……

P.S.
他的个人网站: 猫骨匣(不知道还能存在多久)
其他悼念文章:

柳文扬
(1970,7,5——2007,7,1)

3 Replies to “悼念柳文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