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

手机响起的时候我还在沉睡 拿起来看看 早晨七点多
我就有一些疑惑和担心 这么早 不会有什么事情吧
于强的声音不是很流利 他说”你知道吗 任重出事了”
我说”不知道 什么事?”
他犹豫了一下 说”出了车祸”
我很天真的问”那么他伤得严重吗?”

很奇怪的 我之前的一天正在研究一首歌
那首歌前两句是这样唱的

满街脚步突然静了
满天柏树突然没有动摇

我体味了一晚上的歌 却在那一瞬间真切的感受到了

我虽然没在街上 却也感觉世界突然静了
我身边没有柏树 却发现整个房间已经凝固
很久以后 我点开电脑 那首悲伤的歌又开始单曲循环

这一刹我只需要一罐热茶吧
那味道似是什么都不紧要

没有茶 我倒了一杯热水 整理思绪
我前两天看到过一则新闻 华为 非洲 不过地点是肯尼亚啊
打开cnBeta 向前翻新闻 翻到第六页才找到
没错 是肯尼亚 看看评论 都很无聊的在骂华为
难道发生了两起车祸 难道他开车去了肯尼亚
继续用google搜索 看到了肯尼亚的员工说这是谣言
再后来 找到有人说出了事实 不是肯尼亚 是纳米比亚
喝下了一杯热水 我的心更冷了

我来到他的校内 又看到了那在乱乱宿舍中傻傻笑着的照片
在我的印象中 他总是笑着的 一定是个很乐观的人吧
最后一次和他联系 和邢杉在校内所写一样
我们当时在打牌 一人和他说笑了几句 还等着他回来一起玩
最后一次相见 是他临出国前 那几天我们一直在一起
吃饭的时候大家和他开玩笑 小心蚊子小心艾滋
如果被酋长的女儿看上也就认了
打dota的时候 大呼小叫 都说他菜他也很乐意承认自己很菜
后来见他就必须靠网络 不过由于经常见到 并不觉得中非多远

林夕说 这是他写的最悲伤的一首歌 自己写时就已落泪
当我听这首歌第三天的时候 我落泪了
而却不知道因为歌还是因为他的离去
我们没有必要去追究二丁目是什么意思
或许它只是一条马路 或许它只是一间酒吧
而我 只是被感染着那种开到荼蘼的悲伤

我们当他只是去了另外一个国家
只不过通信技术不好 再也无法和我们联系
作为学习通信的他 此前维系着中国和非洲的联系
此后也许可以连接我们的世界和天堂

那首歌叫<再见二丁目> 杨千嬅

满街脚步突然静了
满天柏树突然没有动摇
这一刹我只需要一罐热茶吧
那味道似是什么都不紧要

唱片店内传来异国民谣
那种快乐突然令我需要
不亲切至少不似想你般奥妙
情和调随着怀缅变得萧条

原来过得很快乐
只我一人没发觉
如能忘掉渴望岁月长衣裳薄
无论于什么角落
不假设你或会在旁
我也可畅游异国再找寄托

希望他在异国 同样快乐

4 Replies to “再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