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一日晴

其实现在已经七月二日了
傍晚时 天空变幻出几朵浓重的云
并没有被夕阳染红
中午时天空是没有云的
阳光毫无遮拦的晒在水泥马路上 书和建筑物的影子显得很黑
早上出门时 我看到了纯蓝色的天空
于是心情还不错 本想给在微博或者微信发一下
可是一想我的朋友全是意大利球迷 就又沉默了
想起再往前几个小时的凌晨 四点多天就亮了
我罕有的看到了朝霞
漫天淡淡的红色将蓝色吞没 一如刚结束的战斗

而在每一次望向天空的时候
我想的却总是昨天
昨天发生了很多事情
有时候 只有回首 才能看到更开阔的视野

七月一日 我醒来时已经中午了
顾不上在我睡觉的时候地球闰了一秒
想起和benjor同学还有Charlie同学约了饭局
微信商量了一下吃什么 发现他们也是刚醒不久
这次选的地方叫丽江庭院 刚好他们俩都没去过 新鲜一下

中午出门 脑袋立刻懵了一下
外面的天空灰白 周围都是雾蒙蒙的水汽
太阳还在不懈的给这个大蒸笼加热
我走了几步 便满身流汗了 也或许是水雾凝结在了身上
本来还想在车站等他们然后一起进去
这天气让我果断放弃了…

这家餐馆在鼓楼附近的一个胡同里
可是因为修八号线的原因
胡同左半边的房子被完全拆掉了
修了一堵临时的墙挡着工地
以至于后来我给他们描述”拆了半边的胡同”
他们都无法理解半边胡同是什么…

在大树的遮蔽下 稍微凉快了一些
往里走了一百多米 看了18号的牌子
除了这门牌 再就没有别的什么了 红色的大门紧闭着
不过隐隐却能听到门里有些喧嚣
按了门铃 很快店家的大娘就开了门 领我到了预订的位置

这是一个普通大小的四合院
中间有一棵大树 可能是槐树吧 忘记了
院子整体被修葺了一番 有了一点南方的味道
还添了一个有小水车的池子 几尾金鱼在悠闲的游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 都下午一点多了 还是几乎满座
我们的房间还有另外一桌 略微有些吵闹

店里的大娘给我拿了小吃 端了茶海 烧了开水
在我喝了三壶普洱之后 他们才从万米之外陆续到了
一见面表示了这地方不错后 就又照旧揶揄我在城里 懂得生活
我照旧表示在这满是平房的二环过得好苦 和村里没两样
满是高楼的中关村 那才叫城市啊
可是没办法 这人家中关村名字起的低调起的好
我每次都吃这个亏说不过他们

benjor同学照例拿出相机来 对着各种东西狂拍
不过这次换了个小巧的机子
好像是Lumix LX5吧 复古的感觉 作为卡片效果相当好了
尤其是微距能力也很厉害
我的相机买不起微距镜头很久没有那么近拍过东西

喝了会茶 聊了聊同学们的近况
饿了快一整天的我们终于开吃了
自助的小火锅 食材都挺精致
和平时吃的四川小火锅完全不是一个感觉

后来我们又聊了许多 不谈国是也难
恰好又是党的生日
然后发现他们俩人竟都是党员…

而我们不知道的是
在我们吃饭的同时 在十五年前回归了的那个地方
暗涌流动
我今天看到的报纸上 一片赤红
在红色的帷幕和国旗下 长官正给微笑的主席宣誓
而那件房子外面 人山人海
走动 站立 呐喊 沉默
他们各自有各自的不满

而在我们这祖国的心脏 阳光从雕花的窗户斜斜的洒在木桌上
另一桌人已经吃完走了
这个古典的房间里就只剩下我们
我用二流的功夫给他们泡云南运来的普洱
我们在这阴凉的小院里说笑
我们不能有什么不满

还是昨天那个时候
地震过的那个地方 就有人不满 有人愤怒
路上的人数还不及HK的百分之一
却在还来不及说出不满和愤怒的原因时
就被打散 被追赶 被流泪

茶一直喝到傍晚
一出小院 天还是闷热
我回到家时
千里之外的夕阳刚落
天空立刻又被烟火染红
我们绝大部分人
只能看到那上面的歌舞升平
从不曾看到下面的人流涌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