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珍重

其实我不知道怎样才能叫做是朋友
估计从中学玩到大学那样臭味相投的朋友很难再遇上了
听说同事是很难成为朋友的
后来我想也许那是体制内有更多的勾心斗角
我这种靠水平吃饭的公司 应该还好吧

我工作的四五年里 遇到过几个朋友
恰好他们都是做前端的
昨天 一个朋友离职了
不知还有多少机会能再见
望他一切都好

我毕业后去了第一个公司没几天
项目刚好也新来了个前端工程师
姓贾 贾诩的贾
我当时果断放弃了通信到了一家软件公司
对于这个选择我一直觉得挺好的
做我喜欢的 远胜于多拿一点工资做无趣的工作
当然直到至今也一直有点遗憾
大路选的虽挺满意 但却上了个慢车道
水平有限 总是拐不到快车道上去
就这么一直不远不近的晃悠着
简单的说 这给企业做软件的公司 真没有技术含量啊
这么说略有偏颇 更精确的说 不是没有技术 是技术不够’新’

大部分的同事 只是把工作当做工作
工作之余就玩别的去了
而我却还会看一些业界的资讯
看看有什么新技术 有什么新的电子产品
自己写写小程序 编个小网站 玩玩开源的东西
那时他的工位就在我旁边 我们在一个项目组
当发现竟然有和我差不多的人的时候
我真高兴呀
今天试着装装最新的操作系统 明天聊聊IT界的八卦
在工作上 当然也配合的不错

我想 在聊天的时候
聊的东西越来越多 已经完全不止是工作
应该就算朋友了吧
他给我介绍了cnBeta这网站
四五年来我天天都在看
他拿芥末味的小脆到公司来 大家都说真好吃呀
那时候西安还没有小脆 他说北京的朋友带来的
后来我刚到北京的时候还经常买芥末的小脆
现在则因为太油了很久没有买了
他长的很帅 笑容也很阳光
可是一直没有女朋友
导致单位的女孩们都怀疑他的取向…
不过我走的时候他好像有女朋友了 其实我也不确定是不是女的
他对音乐很痴迷
他说他上学的时候 天天就呆在西工大东门的打口碟店里
我说我那时高三 天天和同学吃完饭 都路过那个店翻一翻
如此说来我们之前肯定也见过了
他大我两岁 他在上大学时我在同一个校园里上中学
他晚上经常去各种酒吧 就为给在西安民间搞音乐的朋友捧捧场
我后来在北京的酒吧 或者音乐节 都会想起他
我想这里才更适合他吧
当时我走的时候 他说 你在东南卧底几年 一定回来啊
我笑笑 不知道他是开玩笑还是说真的

很久以后我又接到了他的电话
电话那端有点吵
他说你们公司出了严重的问题
你快来我这边吧 待遇绝对更好
我说你现在在哪里 他说宇信
那是我们公司的竞争对手
我虽没有忠于公司的想法
但是和老板关系还是蛮不错的
没必要莫名其妙的跳槽
于是给他说能有什么事情啊 有那么严重么
他说有 你会相信我的
我说再说了

公司真的如他所说 出了严重的问题
他的电话一周后 公司的新闻就开始出现在各个媒体
不久后就被强制停牌冻结账户濒临倒闭
同事纷纷跳槽 在一个月里走了三分之二
然后一个夜晚 他又打来电话 那端还是有些吵
他说我在三里屯 你也过来喝点吧
我那天恰好有事在外面 如实相告
他说 我说的没错吧
我说 你消息真灵通 可是我还是想跟着我这个老板
他说好吧 有机会再见
其实我那个时候刚刚分手
若非公司出事 我立刻就回西安了
可这一到危难 我却奇怪的想我没有了情总该讲一点义吧
于是就为了一个字撑了这许久

后来我们再没联系过
其实我是把他当做好朋友的
他应该并不知道吧

在北京 我入职不久后
项目也刚好新来了一个前端工程师
姓尹 尹志平的尹
当时我挺绝望的 因为换了一个城市
周围的同事更加惨不忍睹
项目经理和我一样大 但不怎么有文化
前端和我配合的人也来自西安
成天傻傻的笑 但却没有任何幽默感
总之 就是我们的兴趣爱好没有任何交集了
直到他来到我的项目组

他比我大一岁
我们有过差不多的经历
也都喜欢游戏 音乐 电影 或者新的IT技术
我又碰到了比较聊的来的人

他虽然没有之前那个姓贾的同事那么高那么帅
但长的还算凑合 穿着也挺时尚
估计很多女孩看他也觉得挺帅的
他技术虽然没有我之前的同事强力
但是毕竟只是和我差不多大 资质也还挺高的
他对音乐电影体育之类的也就是和我一样瞎关心一下
并没多骨灰
不过他打游戏的水平令我佩服
虽然没有切磋过
但他曾几乎是职业选手还得过些奖
他擅长的游戏我当年也天天在打
可是RTS和FPS类我一直都挺菜的
这方面的资质看来我肯定是不如他了

那天突然听说他要走了
其实也不出预料
这行业对技术的不思进取简直难以忍受
他那前端比我的后端更惨一些
要是我我肯定也受不了的
我问他要去哪里
我还以为是什么有前途的公司
结果他说是某保险公司
我当即就鄙视他说好没前途啊
首先从不思进取的乙方到了更不思进取的甲方
然后从人畜无害的银行跑到了伤天害理的保险
我承认我对保险有偏见
我一直都觉得他们在玩一个庞氏骗局
不过他解释说这个是做财产险的
我说那人品减的应该少一点 财产险是合理的
他说他进的这个部门准备独立搞互联网
这就不好讲了
希望如他所愿吧

总之
还是不知这算不算朋友
朝夕在一起 一年 两年
无话不谈
一旦谁离职了
却又突然好似不曾见过
希望只是君子之交淡如水
纵多年不见
再相见时
还能如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