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的那一边

今年是我的本命年了 快要24岁
可是我似乎从来都是呆在西安这个古城里
最多只去过北方的几个城市玩过几次
西安南边很近就是中国的分水岭秦岭 可是
我从来没去过山的那一边…

当然 现在这个信息的时代我不会以为山的那一边还是山
可是 具体那片属于我们一个省的土地是什么样子我真的不知道
山的这边倒是经常的去 有时也会深入的山里很深
可是至少水还是朝北流的说明我们并没有进入山的一半深度

今天下午和大学的同学小飞邢杉阿七一起开车去纺织城找菁菁玩
到他家里小坐 我们就又出来 想去纺织城的艺术车间看看
我之前不知道那地方 杉说那就是西安的798 不过还没有发展起来
不过很遗憾 大年初五的 我们虽然进到厂子里 可是没有一家开门
随便拍拍墙上的涂鸦 菁菁提议去看看秦岭的隧道 据说很长

于是我们就驶上了高速公路 冲隧道而去了 其时已经3点多…
他们说是一共有十几个隧道 让仔细数数
第一个还是第二个挺长的 开了好一会 而后面就是很多很短的隧道
我就很迷惑那种短的像城门的算不算十几个中的一个
据我知秦岭宽二十多公里 这样下去十几个隧道能够吗
可是很快就发现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我们驶到了最长的太白山隧道
牌子上标着 18.02km
只有亲身体会了 才知道那是那么长的一个隧道
然后不免会感慨 现在的技术真是发达啊 真的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隧道笔直 两侧的四道灯光和车道中间的白线 在无限远处汇为一点
看着看着 就好象前方的一点朝周围辐射出五道光线
四周除了风声 没有什么变化 仿佛陷入了一个死循环的梦境
杉甚至说他在这样封闭的环境中感到十分害怕
还好过几分钟就会有一段紫色光线下的人造景观
让人感觉并没有陷入梦境

许久以后 终于看到了洞口的光线 出去以后 世界豁然开朗了
然后我们就到了柞水
我就第一次到了山的那一边 第一次真正的到了中国的南方
是的 南方 事实就是这么夸张 半个小时 就明显从北方到了南方
首先感受到的是温度 我们开入秦岭的时候山都是白色 积着雪
而山的那一边 山就是绿色的了 温度高了估计十度的样子 十分明显
路边的河水也与北边不同 首先它向南流了…
然后河水的颜色也很深 那种湖绿色 不像北边那么透明
房屋风格也我西安的农村不太一样
可我不是学建筑的 具体哪里不一样我也说不清楚

后来我们又沿着路开了很久 开到了柞水的溶洞
这又是我第一次去溶洞 今天真的很不错
我们几个缺乏锻炼的年轻人 爬到半山腰的入口 都气喘吁吁了…
进入溶洞后 虽然比我想象中的朴素一些
不过还是看到了许多以前没见过的东西 也有钟乳石和石笋
洞里忽宽忽窄有时还别有洞天 半个小时后我们走了出来
然后就又开车往回走了:)

其实半下午跑去那么远的地方然后绕一圈又回来…
在大人看来确实挺亏挺抽风的
和我们当年骑车四个小时到太平口又骑车回西安差不多
不过我挺喜欢这种想到什么立刻就行动的风格
我今天玩得挺开心
谢谢小飞的车杉的组织菁菁的晚饭和阿七的指路导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