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听风雨

窗外的法国桐被风吹得哗哗作响
本来有些眩晕的我却又清醒了起来
窗户虽然开着宿舍却并不通风有些闷热
我于是期盼着风大些或干脆下起雨来

记得上小学中学时 早上必须起床很早
我又从不喜睡午觉 到晚上就自然有些困了
所以从未考虑过会有晚上睡不着觉这种事情
而到了大学 这样的事却天天发生着

风更大了一些 也许已经有雨点在打树叶
刚才我们班所有人去吃了散伙饭 在竹园
班里一百三十来人 甚是壮观
而到后来 壮观就变成了惨烈

我又不由想起以前的三次毕业
每次好像都是不知怎么就结束了
却没有这样沟通留念抑或发泄的机会

小学的记忆不甚清晰
好像最后的几天大家在疯狂的写同学录
在喜欢的人同学录上画满心型的圈
都留下地址和电话以为会相互联系
却从此再都没有了联系的理由和精力
直到最后都换了电话搬了小区
很多年后 网络才把这些人又聚在一起
可却拼凑不了多少回忆找不到多少话题

初中的最后我和朋友拿着相机
想用这专业的机器来留下记忆
上课的时候对准老师 老师用微笑回应
下课的时候拍拍东拍拍西 顺便偷偷拍下身边的mm
前些天看到同学扫描的照片有些唏嘘
我应该回家找找我的那卷照片 也扫描一下那段经历
可是我那个时候真的没有什么离别的情绪
也许是身边的朋友都还将在一个学校
最后一次离开学校回首想 玩一个暑假 就又回来了

高中的最后时刻 高考令人没有多少时间多愁善感
也会有人照照片 也会有人给发同学录
我也第一次突然有些不舍 买了本同学录留下大家的笔迹
有些人却到最后都没有还给我那一张纸的信息
那个时候的科技让留影的变成数码相机
摄下的照片现在看来格外清晰
照片再也不会发黄 记忆却会泛起涟漪
考试结束的估分 成了大家最后的相聚
后来的这么多年 我和熟识的人还是经常在一起
而该忘记的 同样还是已经忘记

突然的风声变成了雨声 很大的雨声
我似乎听到雨滴从高空落下与空气摩擦的呼啸
和拍打在地上清脆的声音
然后千万滴这样的声音连到了一起 筑为轰鸣

几个小时前 我和宿舍的人打车去了竹园
我们是第一批 本着做人要低调的原则选择了最角落的一个桌子
后来 同学们陆陆续续来了 还搬来了无数箱的啤酒
我们桌子上能喝酒的人不多 于是就采取开黑店的防御策略
首先 我们自己桌上的人都喝果汁
其次只要有人来我们这里敬酒 我们就逼迫他敬我们一人一杯
如是 喜欢喝酒的人连续十杯喝的过瘾 用心不良的人大呼上当
而菜并不多 在一圈男人的风卷残云下立刻就没了
剩下的事情 只有喝酒

我本来已经够低调的了 可是还是出了意外
四个人偷偷摸摸到了我们桌旁边 架着我就把我架走了
我被拉到了一个更黑的店 桌子上放着一圈很大的玻璃杯……
不过经过我观察 他们好像也不是很行了 就说喝就喝吧
结果他们很不厚道的拍醒一个不行的哥们先和我喝
说了一大堆理由 说得血气方刚 结果他喝下去一杯就吐了
我就继续和下边的人喝 果然喝了几个剩下的主动不喝了
悄无声息的我就溜走了 回到了我的座位

由于人多 大厅有些嘈杂
我侧坐着看着有醉有醒的同学们 试图对应每个人的名字
很可惜 能对应上的人不多 我记忆力怎么就这么差呢
很快 我也许就再也没机会记住所有同学的名字了
空气闷热潮湿 不知是快下雨了还是蒸发了太多的啤酒
我开始有些呼吸不畅 就又产生了那种感觉
我觉得周围的声音越来越远 周围的空气好像成了一层透明的墙壁
把我同身边的声色和气息隔绝开来 一切都逐渐变成了黑白

房间忽然白光一闪 外面竟开始打起雷来
雨声在惊雷过后并没有显得低沉 反而更响亮了
我在电光闪亮的那一瞬 仿佛可以看到外面的世界被水充斥
雨滴连成线条 又编织成一片一片的水网 飞舞冲刷着这个世界

我在那时 却又在一片黑白的剪影中发现了那一抹色彩
不记得什么时候 我突然发现周围有一个人和我那样的相似
也会和人说笑 有时也会打闹 而那看往远处的眼神 却有不清楚的落寞
我看向那里 很多人去和她喝酒
她也不拒绝 就一杯接一杯的喝 脸已经一片绯红
也许我们真的有一种相同的气息 她感觉到了我 也向我看来
也或许 她只是穿过我 看着我身后的无限远处
我突然想去陪她喝一杯酒 可是始终没有去
后来她哭了 我没有醉过 所以也不知道我醉了会不会哭

这时人已经溜走了大半 剩下的人还在互相不着边际的喝
寝室的人拉我回去 我感觉当时人力资源有限就让他们先回去了
我和几个清醒的人划分了一下一人看着几个以防出问题
一个一个动员起身 然后陪着一群摇摇晃晃的人向学校走去
阴天 没有月亮 二环闪着各色的灯光
要下雨了吧 我想 洗刷洗刷这个离别的季节的污渍和泪痕

窗外的雷声夹杂了风雨没有任何变小的趋势
狂风把水雾卷积进房间飘散在我脸上
我整夜静静听着每个雨滴碎裂的声音
有的被树叶割碎有的被大地敲碎有的被狂风卷碎
不知它们分散的时候 有没有心碎 有没有心痛

13 Replies to “夜听风雨”

  1. 我们这里虽然热闹却没什么感觉,大家都是客气地敬酒。这方面pku太拘谨了些,更喜欢西电这样的环境,加上有小学和中学一群同学可以很high,所以一到放假就往家跑。

    还是更怀念高中毕业的散伙饭大伙相互狂灌的感觉,以及在金汉斯八个男人被纪英一个人放倒。那时候大家的心是真的联系在一起。唯一的遗憾是没有把纪英放倒过。“和熟识的人还是经常在一起,而该忘记的同样还是已经忘记”,其实我们根本不曾散伙,所以也无从感受那种笑着流泪的感觉。

    过几天散伙饭,不知道会是怎样。好好准备。

    另外这个Post的时间貌似是白天的说……

  2. 我小学中学的时候总是睡不着
    现在倒是发生什么事都睡得着了
    不分时间地点
    难过的时候更希望睡着
    难得糊涂么

    散伙饭我这里还没有开始
    不过我很怀疑我们院甚至能有散伙饭
    对其离别气氛也完全不做冀望了
    本来就是离开不想离开的人才会伤心
    一百多个不怎么熟的人坐在一起不免牵强
    估计大家到时候也不过各自哭哭逝去的青春年华
    如果有人哭的话

  3. 大学人太多了 不可能像以前那样子一个班都很熟
    不过还是有一些熟悉的人吧

    纪英有两次那是肯定醉了 完全神志不清了
    你非要像你那样不省人事才叫醉

    要是post时间是半夜就太假了 显然停电中 一般我post的时间是我第一次动笔写的时间 没写完会存草稿 但是以后补上时间不变

  4. 小哲我还不知道你以前睡不着过
    不知道为什么
    反正我完全是生物钟的问题
    现在晚上特清醒 但是到两三点也就不行了

    哭哭逝去的青春年华倒挺不错 我也真的分不清楚哭的人都在哭什么……貌似有的人什么时候醉了都会哭 没有什么为什么

  5. 喝醉太丢人了
    我就有过一次 之后完全控制不住
    不停地笑……
    于是就被看见的人嘲笑一直到现在
    所以以后要么再也不喝醉
    要么喝醉了马上去睡觉
    不然发酒疯见人就又亲又抱的恐怖死了。。。

    可惜我大学里的散伙饭就十来个人不到~
    安静的吃饭 尴尬一点没有离别气氛
    原因就如小哲说的,我和他们之间不太熟悉,吃饭根本没热情。

  6. 哭是没有必要的 如果回忆只剩下哭的话 还要回忆做什么???

    话说我们这边 倒是组织过几次中型规模的散伙饭 所谓中型 我的定义是10-20人 大家聊实事 聊音乐 聊8g 聊得很high 一点没有散伙的意思 没有展望未来的意思 更没有伤心的意思

    我们班没几个能喝酒的 所以每次餐桌上 都只有 白色的橙色的黑色的(白色的是带气泡的) 我倒是很期待和fenix同学彪一番 毕竟他已经挑衅我很久了 最好多叫几个人 大半夜喝完了 还可以在马路边飞板砖飞酒瓶 体验一下熟悉又不熟悉的二流子夜生活

  7. 我啥时候不省人事过 那叫睡觉 每次喝完酒都半夜了回去显然应该倒床上开始睡觉准备明天的幸福生活了 不然还能干啥…

  8. 好吧我算有不少 有机会了给你 不过你和我的上镜率都极低 尽是地瓜大夫之类的

  9. 我们班也已经散伙了,也还是在竹园.很多人都喝高了,但我觉得舍不得的还都是那些人,当然这些人即使散伙了以后也都还是会联系的.
    就像工作的这两周,我没有上网,没有电话,跟你们没有任何联系,就会很想很想你们一样……

  10. 呵呵 我们几个班都没前途的在竹园
    其实我们在学校的整天不知道瞎忙什么
    反正忙的完全没时间想起谁谁谁
    我最近N久不见白虎和ben了 还有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