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慰

妈妈病了 住到了医院
在我几天前得知妈妈查出的病名时 还是吓了一跳
那个癌字在常人的眼里都是很有杀伤力的
还好接着知道那是很早的早期 没有什么危险
爸爸还是让我安慰安慰妈妈
可是我不会安慰 从小最怕的就是安慰

今天早上做手术 我6点多就起床去医院
手术前爸爸和姑姑一直在给妈妈讲不要害怕 妈妈说不害怕
讲不要担心 妈妈说不担心 讲闭上眼睛很快就做完了 妈妈说好闭上眼睛
我在一旁不知道说什么 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我想如果是我生病 这么多人给我说不要害怕我说不定就害怕了呢

手术很顺利 出来以后妈妈还醒着
亲戚都围上去 于是我去车子前边给车开路 也没有听到他们说的安慰的话
爸爸明显失去了往时的从容 一路忙乱
直到扶妈妈躺到病床上 大家才呼了一口气
我冷静的看着他们手忙脚乱帮他们捡掉下的东西安排车子的走向的时候
我想别人会不会感觉到我散发出一种淡淡的寒冷呢

上午等待的时候我给她发信息说我妈妈生病在做手术
然后立刻就后悔了 果然她有些吃惊的问严不严重啊
我说 你不用想安慰的词语了其实一点都不严重
她说切她又没有要安慰我呢 不过我知道她一定想安慰的话语了
纵然估计也像我一样没有想出来

于是我想起很久以前的一个夜晚
她发了一条很长的短信说她的好朋友的妈妈得癌症了
她看着朋友难过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也变得难过 最后说关机睡觉了不用回
我想女孩真是体贴啊知道我不会安慰别人就不给我回复的机会了 于是真的没有回
可是我经常想起来那条短信 想着怎么在她不知所措的时候给她温暖的安慰
当然也不免好奇的想那个她的朋友的妈妈怎么样了

然而更多的时候这让我想起我自己的一个好朋友 和她的爸爸
同样是癌症同样是绝望 我不敢想象承受那一切需要多大的坚强
那些时间我同样不知所措同样不知道该说什么 有我的时候就跟随着沉默
不知不觉几年都过去了 那些记忆逐渐纷散 只是在每次想起的时候 我都为她祝愿

后来 我发现 我最不擅长两件事情 那就是撒谎和安慰
然后恍然大悟 这其实只是一件事情啊
安慰 只不过是一种善意的谎言美丽的欺骗
我明白她也是这样的善良 善良到说不出哪怕是好意的谎言

其实我们不需要安慰的
我不会让你难过 不会让你危险
我要让你快乐 要让你永远平安

8 Replies to “安慰”

  1. 妈妈生病了当然要好好照顾了~

    我昨天早上7点多起床8点到医院看到病区外站了好多人我就有不祥的预感
    在我要跨进大门的那一刹那闪出来一个大妈说正在检查 暂时不能进去 我说要多久阿 抬头大妈已经不见了
    于是在门外初春的寒风中和一大群各色的家属等待 等啊等 等到8点半我实在受不了了又走到门前 果然召唤出了看门大妈
    我说请问大概什么时候可以检查完呢 她说检查很快的 我想好 她又说她只负责看场子检查的人不知道为啥还没来呢…… 还好我意志坚定没有晕倒
    只能给我爸爸打电话了 爸爸接到电话说起床了? 我说我在外面…… 爸爸说啊你已经来了? 五秒钟以后就走过来了。
    我过去 这时大妈说啊你是十八床的啊 进去吧 我晕晕的走进去时回头看到了外面一大群人愤然地目光……

  2. 我拿着刚买的华商报进去以后不久才发现理想和现实总是在各种地方不择手段的显示出他们的差异
    妈妈前一天做完手术到昨天还不能自己动 也就是说不能用自己的肌肉
    可是据说人维持一个姿势久了会很难受(我没有体会过)于是妈妈总觉得难受总想翻身 右侧睡3分钟后想平躺 平躺2分钟以后想左侧睡 很遗憾左侧睡只能坚持一分钟
    而每次翻身呢 都需要我把手臂伸到不会牵连肌肉的部位 把妈妈抱起来一些 移一些距离和角度 再轻轻放下
    我于是就像机器人一样 一直这样循环 至于我没有时间去想我妈妈为什么那么容易累……
    在右侧的那三分钟里呢 我有时间倒一些水用棉签湿润妈妈的嘴唇 在平躺的两分钟里 我有时间观察一下液体还有多久结束估算剩余时间
    那个时候 我才体会到人轻了有多少好处和坏处 好处是别人抱你会轻松些 坏处是你抱不动重的人
    我妈妈130(我没有说出来 只是写下来了而已)不算重 但是对于120的我来说断然是不轻啊……

  3. 截止到中午 我看完了华商报第一版的大标题
    后来做手术的教授来看望妈妈 妈妈说她累得不行(其实她没喘气我一直在喘气阿 我又一次领悟到正无穷和负无穷是一个无穷 原来一直运动和一直静止后果一样) 教授说如果很累可以适当的坐一坐 我估计我妈没有听到适当两个字
    于是我要让她躺好 然后开始摇床 摇起来很轻松 不过摇很多很多圈床才抬起一点(所以省力绝对不省功的) 要到70度我看褥子和枕头危在旦夕了不敢好奇到底能摇多高了 拿过来另外一床被子垫到背后 又充分堆砌了几个枕头令被子可以像沙发 然后检查了液体还早 如释重负的坐下拿起华商报看了头版头条 发现如今报纸和互联网学超链接 头条下一张看不懂的图片 图片下一行小字详见第七版 我看网页不爱乱点于是继续往下看 看另外一条想着这条还短 结果看到最后一行发现是转第八版……
    这时妈妈叫我 说她坚持不住了 我看了看表 发现才过去了三分钟…… 我想这样压迫伤口的确不好 于是开始执行卸载程序 拿走枕头转移被子最后摇床 终于摇平了以后 妈妈说赶快让她朝右侧躺吧 我就继续执行右平左的循环
    我想对于妈妈这么娇气的人 大夫不能在刚能干什么的时候就告诉她啊 偶尔能坐了她忍不住老想坐那不是更痛苦对伤口还不好么 希望能站得时候不要过早告诉她啊(事实很不幸 当天晚上就告诉了)
    当一个右平左的循环进行完 妈妈又要坐了 我想不能为了坐几分钟兴师动众老摇床阿 于是我就把妈妈扶着坐起来 然后自己侧座到床上让妈妈靠在我刚刚长宽些的肩膀上 然后抱着妈妈自己临时饰演靠垫 这次妈妈坐的时间长了一些 有五六分钟 不过这时间里 我是侧坐的 腰部要承受相当大的力 妈妈再躺下的时候腰已经酸了
    就这样继续循环下去 妈妈坐的时间很快增长到10分钟然后稳定下来了 于是我就一小时去当4次靠垫
    另外很可惜能坐了就更不愿躺着了 躺着的时间各角度下降了一分钟 左侧本来只有一分钟 于是被妈妈取消了 躺下的时间刚好合计5分钟

  4. 如此折腾了一下午 晚上液体输完了 拔掉了一些管子 教授说可以尝试走了
    于是先把妈妈穿好衣服弄得坐起来 再旋转90度 再穿鞋 然后我和另外一个帮忙的人(表哥表妹亲戚朋友一般会有一个到多个在的) 我们开始饰演拐杖 左臂在妈妈的腋下搀着右手过来拿着止痛瓶慢慢的慢慢的提起来 然后妈妈迈出了一厘米左右的一小步 我迈出了一大步来换个角度 然后一厘米一厘米的从狭小的病房走到了床底部 妈妈说不行了 我说不行也没办法 回去和走到另外一边一样远 都长达一米呢
    搀扶着休息了一会 又慢慢的慢慢的挪到了床的另外一边 艰难的坐下 我说躺会吧 结果可以走路的妈妈就把躺否决了 说就座坐吧 坐了3分钟 说再走吧 于是就走回床的另外一边 这样开始了一个新的循环……
    循环到晚上快11点 爸爸终于来了 我可以回家了
    这一天合计看了新闻一条半 华商报这种报纸 晚上看也没啥价值了 人家西安晚报现在都改凌晨发行了 于是就不准备再看了 回家睡觉

  5. 今天呢 妈妈已经可以自己略为用劲了 所以翻身可以自己翻了
    我发现人失去了什么才感到珍惜
    我妈妈可以自己动了以后 可能马上就感觉动起来没有什么意思了 于是会难得的睡上一小会 再自己动一动 或者远远的看看报纸的标题 我就只用看吊针瓶和帮忙上厕所就好了
    于是我今天成果斐然:
    一份华商报
    随着赠送的一份西安晚报
    一份吃饭时候买的消费电子世界
    半本九州幻想
    半本科幻世界
    思考奇怪问题无数
    思念朋友少许
    发短信几十条
    喝啤酒一小罐
    吃怪味胡豆一包
    想念她 很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