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容

我很喜欢房龙的<宽容>
大学时甚至买来英文版 查着字典读它
我很喜欢张信哲的<宽容>
每次在KTV都要挣扎着唱上一下
你说你想要找个宽厚的肩膀
问自己 带你到什么地方…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宽容的人
直到几年前的一天

那时我和一个朋友聊天 已忘记了是哪个朋友
我说我从小就在努力做一个宽容的人
只要不是伤害到别人的事 其他的都能容忍
但是为什么朋友这么少 为什么有女朋友这么难
他说 宽容是没有用的
你宽容 是因为有不满 不管多少 终究是不满
日积月累 总会越来越多

我突然醒悟 这么简单 我却一直没有明白
宽容 从来就不是我想象的那样
宗教需要宽容 不要像某些教派强制别人信自己的教
民族需要宽容 不要非得改变别人的民族习惯
对敌人要宽恕 不计较曾经的仇恨才能换来和平
对路人要容忍 人生总有许多不同 别人总有自己的想法
对亲人要理解 血缘已经注定 小心翼翼不要彼此伤害

但是对朋友 对恋人 宽容从来都没有意义
我仔细回想了下 我的好朋友们 他们的优点 我默默欣赏
他们的一些小缺点 或者做的不对的事情
往往是大家逮到机会就黑一下
或者吃饭的时候开心的吐槽彼此各种很2的事情
从不需要把谁的不对埋藏在心里 越来越多
终有一天无法承受

我一直等待着一个女孩
欣赏她的美丽 守护她的笑容
她做了不对的事情 或者突然犯2
我也会开怀 觉得又蠢又萌
爱不需要宽容
当从来就没有厌恶 又哪里来的宽容

呵呵

前几天又看到新闻
说是呵呵两个字荣升2013年最令人讨厌词汇
呵呵 这世界真是令人琢磨不透

我是一个充满矛盾的人
有时候那么激进 有时候却那么保守
我总用着最新的电子产品 研究着各种新出的技术
在无数人号称还是喜欢看纸书的感觉 不喜欢电子书时
我几乎很久没看过纸质的书了 除非喜欢的作品还没电子书出版
Kindle 那么轻 读起来怎么都比纸书舒适 为何要反对呢
在公司 做程序时我还总带团队用一些激进的技术 纵然这样我会更加费力 我还是乐此不疲

但在有些方面我好保守 比如在语言方面
我很排斥屌丝 白富美 喜大普奔这样的网络词汇
我甚至至今没看过江南Style的MTV
因为我从听到的片段就感觉它好难听好无聊

我第一次感觉不对时是在去年初
那是我在一个小众论坛上看到的一个帖子
一个和我一样后知后觉的人发的
题目是我终于知道别人为何不跟我聊天了
原来是喜欢说呵呵的原因
别人跟他打招呼 他说呵呵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我于是特意去搜索了一下 我晕…真有这么回事

在我刚上网的时候 那是2000年
中考过后我爸爸给我买了猫开通了163拨号上网
我第一次进入了这个神奇的世界
也是那年暑假 我读了蔡智恒的「第一次的亲密接触」

那是一本和网络关系很大的书
第一本畅销的网络小说 而本身也讲了一段纯真的网恋
那里边说 哈哈太不矜持 嘿嘿太不正式
呵呵表示微笑 是一个不错的词
痞子蔡和轻舞飞扬的聊天中 多半都带个呵呵
我估计在电子版搜索一下这两个字 数量会很震惊

从那以后 我也很喜欢说呵呵
而且那个时代 大家聊天很经常的用这个词
后来有时候用:)来代替 表示微笑

在我十三年后得知这两个有问题时 跑去问一个好朋友
她说她知道我不是故意的 以后用哈哈或者嘿嘿替代就好了
faint 原来她也不喜欢这俩字 只是一直在容忍我
那看来更多的人 也许真的认为我对他们有意见不愿意和人家聊天呢
对了 faint也是十几年前很流行的网络词汇
现在已经没人说了吧

后来 去年夏天
一个女孩在QQ上和我打招呼
那时候晚上11点了我正要去洗澡
我就习惯性的打「呵呵 我去洗澡了 等会聊」
等我回来 我发现她把我骂了一顿
说你以为你是男神啊 然后她已经下线了

我没搞清楚怎么回事 于是去搜索了一下
原来说是无数的屌丝在晚上怀着忐忑的心情向女神问好
而得到的最多的回答便是「呵呵 我去洗澡了」
而女神事实上是隐身了继续跟高富帅聊天或者…
对了 我也很讨厌男神这个词 不好听

到了去年秋天
我发现呵呵又被赋予了新的含义
当你对别人说的事情毫不相信或者十分蔑视的时候
可以说个「呵呵」表示嘲讽

我有的时髦的朋友
总是在频繁的准确的用这个词去嘲讽别人
甚至在我们现实中聊天吹牛的时候
他们也会把呵呵两个字读出来 表示不信你说的

前几天 我还在一个IT的小众论坛看到帖子
一个90后发帖说不明白为什么这里为什么有人那么喜欢说「呵呵」这么伤人的词
然后正文里说他发帖子你们不感兴趣别回复就行了 为什么要冷嘲热讽 他最讨厌的词便是呵呵了
然后楼下的回帖有不少90后表示赞同
然后有80后出来给他们说人家回复呵呵只是表示友善
觉得楼主的idea很有趣…
结果一群90后硬是不信
他们的世界里 仿佛呵呵这个词从来都是贬义词
就像小姐从来不能用来做女孩的称呼 同志从来不能用来叫同事一样自然…

总之 我现在已经很久不说呵呵这两个字了
我也不知道我在这许多年里 让多少人误解过
这个可怜的词怀着最大的善意
却已被这个网络世界诅咒的体无完肤
不知他何时才能重生
而那时 也许又有新的词去承受那些无聊的人的恶意

安得广厦千万间

昨天看完私人订制出来在马路上 已经是半夜
突然想上厕所 刚好旁边就有个KFC
我在上楼的时候就想怎么和服务员打招呼
结果看到点餐台时 服务员只是对我笑笑
并没有问我需要点什么 看来她们知道我八成是找卫生间的…
我也微笑一下 直奔厕所而去了

后来我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
整整一层居然几乎坐满了人
有带着行李的行者 有衣衫褴褛的无家可归者
有年轻的情侣 也有在通宵自习的大学生
甚至还有些人在沙发上睡着

落地窗外路灯亮着 偶尔过去几辆车
房间里很温暖 小声放着圣诞歌
一种安详的气氛

我忽然有些感动
杜子美的诗说 安得广厦千万间
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风雨不动安如山
KFC和麦当劳真是良心企业啊
它们在世界上真的超过了千万间
就这样在晚上让陌生人躲避
这十二月北京的夜 也没那么冷了

仰望星空

适逢月球车玉兔在月亮上晃悠
很多人都在讨论航天的问题
主流的媒体更强调航天带来的现实意义
比如做实验让农作物产量更高之类的
仿佛是要给民众对这项花销的一些解释

我也不止一次见过有的人高兴的给别人分享
你昨天有没有看xxx号发射
然后周围的人一脸 so what ? 的迷茫表情

其实在这方面我很欣赏我爸爸
从小到大 每逢划时代的火箭发射 他总很高兴看直播
对于那一代人 这样的人很多
但是90%以上的想法都是:
我们的祖国又更强大了啊 快要比美国厉害了

我爸爸不是这样想的
小时候对月球探测器他会说不知道月球上是什么样子
2003年机遇号发射的时候
他说不知道会在火星上发现什么 有没有火星人
我那时候很想说火星已经被探测过了 没有火星人
还好我没有说
因为我十年后 我才越来越发现自己的无知
我不会否认神灵 不会否认星座 不会否认中医
不会否认一切我不能证明的东西
今年我也和爸爸 一起看好奇号拍的火星照片
有时经常会想 生命还可以以什么方式存在

前一阵子上映了「地心引力」
有人看完了就说好无聊啊 就一个半演员 什么都没做
而我却看的很Happy 在IMAX荧幕上 星空如此真实
我特意挑选了一个靠前的座位 一直在仰望深邃的夜空

在城市中 越来越难看到星星
夜晚走在路上 我常会抬头看看
心里想这里应该是仙后座 那里应该是北极星 之类
有时会打开Google Sky Map 举着手机傻傻转圈
从手机里看那漫天的星座
现在正值午夜 双子座应该升到南方的当空了吧

如果你玩过魔兽世界 应该知道这标题其实是一个任务
WOW有许多经典的任务 单让我说一个任务名字
我第一个想起来的一定是这个
无论在那个奇幻的世界 还是在古代的中国 欧洲
任何有文明的地方 都有人在仰望星空

记得有一篇科幻小说
由于某些原因 人们生活在了地下
有一句话很让我感动
「一个无法仰望星空的民族, 那还有什么希望?」

孔子登东山而小鲁 登泰山而小天下
孔子并不知道 地球是圆的 但他也许想过
出七国之外 一定还有很多其他的国家和地方
他无法到达 后来总有人到达
环游世界 潜入海底 飞上太空
可我们被地心引力限制住了
或者说我们被时间和空间限制住了
在一个地方停留了太久

其实最可怕的
是那漫无边际的孤独
古时 开拓者翻过山岭 穿过河流 得知那边还有人
后来 航行者漂洋过海 得知其他的大陆还有人
可是到此为止了
我们再也找不到同伴
在茫茫的宇宙中 是如此的孤独

那几百亿光年的星空
包含着希望

yutu

紫檀

一百年前 战火纷乱
它初生的角落 满是阳光
百年的孤寂 静立恒河畔
空气温暖 时间很漫长

一百天前 秋天过半
像一个梦境 你出现在身旁
蓦然回首 你笑容灿烂
天空很蓝 树叶已金黄

它是一棵普通的小叶紫檀
粉身碎骨 翻越千山
才来到这遥远陌生的北方
你像一个坠落凡间的精灵
长发飞舞 被风吹乱
春天要来了 先藏起你的翅膀

对不起

我站在高新路上呆住了 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然后我盯着面前的楼 向左走了一段
一直走到招商银行 仔细观察
接着又向右走 一直到KFC
真的不见了 确实没有

两个小时前 我在群里说一点半在老地方 名典见
由于我每过两三个月都回一次西安 总觉得周围一切挺熟悉的
直到刚才…
在大学时代就开始在这家咖啡厅活动了 八九年了吧
这里有两个包间没有麻将桌 有长长的桌子可以玩桌游
价格也算公道 168的消费就可以送五个小时

而现在 这家店竟然消失了
关键上周还看朋友们在群里说去那三国杀了
关键它是个连锁店啊 西安有好些家 生意看起来也还不错

我是个无神论者 但是同学说我有一种神奇的能力
最早被发现 是在高中
周末同学们出去玩 吃饭的时候我带大家去我推荐的餐馆
但是连续去了两家 都倒闭了
艰难的吃完饭 大家商量去哪玩
我说这里距离曲江公园很近 小时候还在那小溪里抓蝌蚪
结果去了以后……公园已经停业
众所周知 曲江那一片已经成了另一个样子 就是那时候开始修的

我一直安慰自己 这只是心理学现象
当你注意一件事情的时候 就会感觉它经常发生
就像你喜欢上了一个上班路上碰到的女孩 自此就会感觉总是碰到
其实你们以前也是总坐同一辆车 走同样的路 你没有注意罢了

可是它发生的太频繁了……
以至于我和朋友去吃饭 对于转让通告和装修通告已经习惯
不过呢 如果是老店或者大店 抵抗力毕竟强一些

我还记得那件事发生在连锁店上 是大学时劳动路转盘的摩加咖啡
当时我们第一次去那里玩uno时 说这个地方真不错 下次还来
结果第二周来 它就……已经是装修中的废墟
它是个连锁店 我家楼下就有一家
我不知道该不该抱歉 总之我一次也没进过楼下那家摩加咖啡

此后很多年 一切平静
一些小饭馆小咖啡厅 今天叫沧海 明天重新装修换成桑田
这都是正常 新的生命总是脆弱
也就去年夏天 带个到西安玩的朋友 随便逛逛
渴了去南门长安国际吃哈根达斯 发现它竟然在几天前关掉了……

今年影响的连锁店却又多了一些
北京有一家叫马兰拉面的连锁 店挺多生意也不错
可楼下常去的那家今年去倒闭了 某次去了碰到漆黑一片的店面
上个月 和徒弟去家附近的付军剪艺剪发
快到时徒弟说怎么感觉气氛不对 不会没开吧
我说怎么会 付军可是名店 还是连锁 在北京口碑好 生意好……
这时已经走到了门口 漆黑一片 隐隐贴着张装修通告

可是任何一次 都没有名典关门对我的打击大
对不起……只能再找一家活动的地方了

大风吹 大风吹

第一口蛋糕的滋味 第一件玩具带来的安慰
太阳下山 太阳下山 冰淇淋流泪
第二口蛋糕的滋味 第二件玩具带来的安慰
大风吹 大风吹 爆米花好美

王菲这首歌有种魔力
如果你想起了它 便会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连续好多天都仿佛听到大风吹 大风吹
有时还会不自觉的唱出来

最近的北京 天气好的不正常
当然 这都是大风的缘故 夜晚窗外呼呼作响
而白天 虽然小点 也还在刮着

今天是这段时间月亮最圆最亮的时候
而北京的pm2.5空前绝后的到了20左右
白天 可以看到白云在浅蓝色的天空飘
而夜晚 竟然还可以看到云朵在深蓝色的夜空漂浮

我晚饭时去地坛公园散步
这里隔绝了城市的喧嚣 平时天黑了就漆黑一片
而今天银色的月光撒在静谧的公园里
美的让人流泪

今天还有彗星和流星雨
可惜周围都是楼 即使地坛也全是树
我想要是一千年前–哦不那时还没这地坛 三百年前吧
这地坛周围一定都是荒野
在这祭祀用的坛上 夜观天象一定很美
能看到银河 看到狮子座的流星雨更不在话下

那时需要许愿吗

极速蜗牛

这电影在国内受到很大的关注
应该除了梦工厂出品 还有韩寒陈坤配音的原因
国内的动画片配音这几年做的越来越棒

可惜同学买票又习惯性特意选了英文版的
没听到韩少的首次配音

总的说来 故事还可以 也挺有想象力的
我看的时候一直在想着怎么才能拍那么久 都猜不到后面的剧情
但是也没有特别经典的地方
一直中规中矩

主角的小伙伴们出场太少了
其实就是个超级英雄片 主角完全找不到敌人嘛 小伙伴们没法帮到他什么
于是只能精神上的鼓舞了
好吧…… 所有的超级英雄片必不可少的就是精神鼓舞

技术上不说什么了 现在梦工厂和迪士尼的两个团队已经差别不大
没片头的厂商标志的话 其实是看不出来是谁的风格的
在WALL-E之后 这些年应该3D技术上已经没什么进步空间了
就只剩下画风的区别了

总体8分吧 还不错

希望以后家长带小朋友–很小的小朋友 别挑英文场了
一整天就这一场英文的 还进来那么多小朋友怎么回事
听不懂英语 也看不懂字幕啊
从小练习语感也不用这样吧?

窗外的蜘蛛

我窗外有一只蜘蛛 总是安静的停在她的网上
可这是十七楼 我不知道她能捕获到什么猎物
但是几个月来 她的确越来越大了
每次我开窗户关窗户 都看看她
当然我比较讨厌蜘蛛网 每次开窗都小心翼翼

昨日雨过天晴 我又去开窗
然后我就发现了一些不同
蜘蛛网上 多了两只蜘蛛 但是氛围有些诡异
经过仔细观察 原来两只较小的蜘蛛已经是空壳

蜘蛛

 

看来这位大姐口味真重
不仅玩3P 最后把两个男朋友全部都吃掉

过了几个小时 其中一个躯壳不见了
等到第二天 网又变成了开始的样子
只是她又长的更大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