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

好久没写blog了
忙技术 忙工作 忙孩子
忙忙忙

2004年开始写日志 时不时写上几句
有时是想分享一些心得给大家
有时像是在没人注意到的世界的角落对着旷野喊两声

去年尝试过写微信公众号
写了两三篇也废弃了

最近决定没事的时候还是会写一点
感想越多 越不知道如何表达
于是还是从分享开始吧
技术博客是独立的 会分享技术
这里会分享歌,电影,书,更多的是买来的东西
分享好的东西给大家
或者让大家不要踩同一个坑

最近把“风如夏花”切换到了全站HTTPS
换了主题
图片都是我自己拍的
电脑里存了太多的图没时间挑选和剪裁
后来干脆没时间拍照了

虽然早已年过三十 希望我能更加勤奋吧

平凡的世界

近一个月比较忙
我全部的娱乐可能就剩去看看平凡的世界了吧
晚上十二点网上会更新两集
看完一集睡觉 第二天上下班和吃饭的碎片时间再看一集
当然 也有忍不住晚上看到将近两点看完两集的时候

我极少看电视剧的 感觉没有那么多时间
不过这次 我刚好没看过这本书
并且还一直遗憾没有时间看那不薄的三卷
看此剧风评不错 就决定看看电视 不再看原著了

书的时间线从文革末期到八十年代
只有短短不到十年
不过那几年真的是中国剧变的几年
所以剧情也随着这国家这民族而跌宕起伏

我很难不拿平凡的世界和白鹿原去对比
但看完了觉得这两者差别还是挺大的
白鹿原让人有种强烈的百年孤独感
由于时间线很长 所以更史诗一点
不管沧海桑田如何变换 那小村子变化并不大
做人的道理 也不曾改变

但平凡的世界讲的是一种成长
少安和少平都是平凡的人 但他们一直在成长
他们虽然在骨子里都是好人
但在时间的流淌中 他们懂得了更多的道理
也学会了更多东西
善良不能当饭吃 善良的同时如果创造价值 就更好了
帮助别人的同时 也是在帮助自己
虽然他们强烈的拒绝着别人的帮助

但我不知道作者是为了什么
也许是为女性受到的不公鸣不平
把几个女主都写的很惨…
貌似只有小妹妹兰香是比较幸福的
其他的女性角色都…

于是在少安和少平那里
一直反映着好人会有好报
但是和少安少平关系好的女性里
不管多好都没好报…
让人有点心塞

电视剧方面 我觉得前边拍的很好
从40集开始 我会出现不能集中精力的情况
剧情开始有些无聊或者拖沓
还有很多回忆凑数 我最讨厌比较长的回忆剪辑

最后 我觉得少安和少平太过于执念
比如少平内心如果理性的分析 他肯定是觉得煤矿过于危险换个工作也好
但是他就是拒绝别人的帮助
最后他也考了煤炭学校 说明他也知道死卖力气不是事
我们可以通过技术减少煤矿的事故发生率啊 那不是更好吗
你有能力 你懒得做事情整天玩 这我都能理解
还说不定能玩出来个画家啊艺术家之类的
你有能力 但还是浑浑噩噩做着苦难的事
不用这个能力去做更重要的事情 肯定是不科学的

我爸爸和我也有这种执念
我们一直拒绝着别人的帮助
我知道这其实不是什么美德 这其实是一种病
一种优越感的病 觉得自己什么都好 别人就应该被自己帮助
但是自己被别人帮助 就觉得很丢脸 浑身不自在
在西方的七宗罪里这叫傲慢 是最严重的罪
我其实知道这一点 一直在改
但是我爸爸不知道…我给他说了很多次 他不理解
只是觉得帮助别人是美德
可最后朋友越来越少…

从正西方落下

记得去年十二月 冬至
落日时夕阳太靠南 我看不到
就想着等到春分的时候 太阳会从正西方落下
我就能在远处的楼群中看到它了

P1060476

今天 我真的是要感慨一下时间过得太快
四分之一年一眨眼就过去了
回想过去少半年
自己做的事情太过有限

西安的节奏太慢
我不能因此慵懒下来
最近看了太多各式各样的知识
可暂时还无所成

我要更努力一点 才能把最近新学的知识连成一片
可个人的能力终究有限
我要努力找更多厉害的小伙伴

也许一转眼
又已经是夏至了

孤独患者

新年假期已经结束
回想过往的七天 略有失落
除夕回家时我带了笔记本 PSV 还有两本书
因为当时我想象了一下 过年应该是挺无聊的
结果呢 最后我用PSV大概玩了半个小时闪之轨迹
两本书都没有翻开
唯一觉得有进展的是把基本演绎法第三季看了十几集
追到最新一期了…
那么其他时间我干什么了呢
我也不知道 所以过年真的是挺无聊的
如果我真的能看完两本书 玩完一个游戏 写几行程序
或许就不无聊了吧

基本演绎法还是不错的
一集一个故事 没有挂念 不会像东野圭吾的书
晚上开始看 结果看到凌晨四点才看完一半
不得不遗憾的睡觉 第二天再发奋看完

我很少看电视剧
虽然我对任何事情都有着不少的好奇心
但正因为如此我才有太多的事要做 一般电视剧是排不上号的
我只看着生活大爆炸和基本演绎法两个美剧
Nikita看过一季 因为没时间给放弃了

我记得在2011年的光棍节 陈奕迅发行了问号那个专辑
白色的盒子上有一个问号
我一个人 把它翻录成ape 然后在电脑里一遍遍放
里边我觉得最好听的歌是孤独患者

过年时 平均一天三个聚会
我推掉两个 有时剩下那个突然改期或者取消
此时我竟然很高兴
要是没有妈妈唠叨你老窝在家里怎么会有女朋友
还会更好一点吧

有事我会Google一些有的没得随便看看
陈奕迅的孤独患者应该是自闭症的另一种说法吧
自闭症的患病率是1.5% 男性比女性高三四倍
那么一百个男的有四个都是自闭症啊

估计我是四个里最轻的一个
但是自闭症是基因相关的
我那种自己越来越喜欢一个人待着的感觉又是怎么回事
也许不是自闭症只是矫情或者自恋之类的吧

兔子

那是10月31日的上午 我在帝都的最后一个工作日
办完离职手续后出来 走在深秋的中关村
这是村里比较偏远的地方 又是上班时间 人很少

北京的深秋真是美 风将天空刮得很蓝 地上堆着来不及清扫的大片树叶
然后我在软件园区空旷的草坪上看到一对父子
走近以后 发现四五岁的小朋友在草坪上和两只兔子玩
他爸爸就在旁边的人行道上看着 脚边放着笼子

image

这个品种的兔子真是可爱
我立刻就忍不住想要拍照 于是拿出手机
转身问站在路边的那位父亲–
我突然呆了一下
在远处时我没有看清 这时才发现这位父亲应该是附近工地的工人
穿着很脏的牛仔裤 夹克也破破烂烂 上面满是泥和油污

我掩饰了一下我的迟疑 指着兔子说 能让我拍一下吗
他回避了一下我的目光 笑着说 好
没有说多余的字 我也无从判断他是哪里人
小朋友在认真的和兔子说话
如果不看他爸爸的话 它完全就是个城里的小孩
穿着干净的童装 脸也洗得白白的
我怕拍摄小孩引起他爸爸的不悦 于是只是对着兔子拍了两张

image

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
但是我经常会想起那个画面
深秋的阳光透过挺立的白杨和银杏 斜斜的照在草地上
一位父亲微笑着看自己的孩子和两只兔子玩耍
他工作很忙很累 中关村有那么多的楼要建
他没有把孩子扔在老家 而是带在自己身边
抽出来时间就陪小朋友玩

上个月看星际穿越
其实那电影的科幻只是一个外壳
它主要还是讲了一个父亲 如何看自己的孩子长大 变老
时间的不均衡给了他别人没有的体验
在自己没有变老的情况下 看着自己的孩子走完一生…
那是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
当然 我还没有孩子 所以就不去强行体会了…

可我还是经常想起那个画面
兔子 草坪 干净的小男孩 和阳光下疲惫却微笑的父亲

又过天津

这两周在天津出差 可惜在天津边远的一个小镇
四周都是热火朝天的工地 整日满面尘灰
到了周末 终于可以去城里走走

坐唯一的一两公交到南站 再转乘地铁
果然一出小镇天马上就明媚了

P1050815

我喜欢有云的蓝天 Continue reading “又过天津”

宽容

我很喜欢房龙的<宽容>
大学时甚至买来英文版 查着字典读它
我很喜欢张信哲的<宽容>
每次在KTV都要挣扎着唱上一下
你说你想要找个宽厚的肩膀
问自己 带你到什么地方…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宽容的人
直到几年前的一天

那时我和一个朋友聊天 已忘记了是哪个朋友
我说我从小就在努力做一个宽容的人
只要不是伤害到别人的事 其他的都能容忍
但是为什么朋友这么少 为什么有女朋友这么难
他说 宽容是没有用的
你宽容 是因为有不满 不管多少 终究是不满
日积月累 总会越来越多

我突然醒悟 这么简单 我却一直没有明白
宽容 从来就不是我想象的那样
宗教需要宽容 不要像某些教派强制别人信自己的教
民族需要宽容 不要非得改变别人的民族习惯
对敌人要宽恕 不计较曾经的仇恨才能换来和平
对路人要容忍 人生总有许多不同 别人总有自己的想法
对亲人要理解 血缘已经注定 小心翼翼不要彼此伤害

但是对朋友 对恋人 宽容从来都没有意义
我仔细回想了下 我的好朋友们 他们的优点 我默默欣赏
他们的一些小缺点 或者做的不对的事情
往往是大家逮到机会就黑一下
或者吃饭的时候开心的吐槽彼此各种很2的事情
从不需要把谁的不对埋藏在心里 越来越多
终有一天无法承受

我一直等待着一个女孩
欣赏她的美丽 守护她的笑容
她做了不对的事情 或者突然犯2
我也会开怀 觉得又蠢又萌
爱不需要宽容
当从来就没有厌恶 又哪里来的宽容

安得广厦千万间

昨天看完私人订制出来在马路上 已经是半夜
突然想上厕所 刚好旁边就有个KFC
我在上楼的时候就想怎么和服务员打招呼
结果看到点餐台时 服务员只是对我笑笑
并没有问我需要点什么 看来她们知道我八成是找卫生间的…
我也微笑一下 直奔厕所而去了

后来我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
整整一层居然几乎坐满了人
有带着行李的行者 有衣衫褴褛的无家可归者
有年轻的情侣 也有在通宵自习的大学生
甚至还有些人在沙发上睡着

落地窗外路灯亮着 偶尔过去几辆车
房间里很温暖 小声放着圣诞歌
一种安详的气氛

我忽然有些感动
杜子美的诗说 安得广厦千万间
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风雨不动安如山
KFC和麦当劳真是良心企业啊
它们在世界上真的超过了千万间
就这样在晚上让陌生人躲避
这十二月北京的夜 也没那么冷了

对不起

我站在高新路上呆住了 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然后我盯着面前的楼 向左走了一段
一直走到招商银行 仔细观察
接着又向右走 一直到KFC
真的不见了 确实没有

两个小时前 我在群里说一点半在老地方 名典见
由于我每过两三个月都回一次西安 总觉得周围一切挺熟悉的
直到刚才…
在大学时代就开始在这家咖啡厅活动了 八九年了吧
这里有两个包间没有麻将桌 有长长的桌子可以玩桌游
价格也算公道 168的消费就可以送五个小时

而现在 这家店竟然消失了
关键上周还看朋友们在群里说去那三国杀了
关键它是个连锁店啊 西安有好些家 生意看起来也还不错

我是个无神论者 但是同学说我有一种神奇的能力
最早被发现 是在高中
周末同学们出去玩 吃饭的时候我带大家去我推荐的餐馆
但是连续去了两家 都倒闭了
艰难的吃完饭 大家商量去哪玩
我说这里距离曲江公园很近 小时候还在那小溪里抓蝌蚪
结果去了以后……公园已经停业
众所周知 曲江那一片已经成了另一个样子 就是那时候开始修的

我一直安慰自己 这只是心理学现象
当你注意一件事情的时候 就会感觉它经常发生
就像你喜欢上了一个上班路上碰到的女孩 自此就会感觉总是碰到
其实你们以前也是总坐同一辆车 走同样的路 你没有注意罢了

可是它发生的太频繁了……
以至于我和朋友去吃饭 对于转让通告和装修通告已经习惯
不过呢 如果是老店或者大店 抵抗力毕竟强一些

我还记得那件事发生在连锁店上 是大学时劳动路转盘的摩加咖啡
当时我们第一次去那里玩uno时 说这个地方真不错 下次还来
结果第二周来 它就……已经是装修中的废墟
它是个连锁店 我家楼下就有一家
我不知道该不该抱歉 总之我一次也没进过楼下那家摩加咖啡

此后很多年 一切平静
一些小饭馆小咖啡厅 今天叫沧海 明天重新装修换成桑田
这都是正常 新的生命总是脆弱
也就去年夏天 带个到西安玩的朋友 随便逛逛
渴了去南门长安国际吃哈根达斯 发现它竟然在几天前关掉了……

今年影响的连锁店却又多了一些
北京有一家叫马兰拉面的连锁 店挺多生意也不错
可楼下常去的那家今年去倒闭了 某次去了碰到漆黑一片的店面
上个月 和徒弟去家附近的付军剪艺剪发
快到时徒弟说怎么感觉气氛不对 不会没开吧
我说怎么会 付军可是名店 还是连锁 在北京口碑好 生意好……
这时已经走到了门口 漆黑一片 隐隐贴着张装修通告

可是任何一次 都没有名典关门对我的打击大
对不起……只能再找一家活动的地方了

大风吹 大风吹

第一口蛋糕的滋味 第一件玩具带来的安慰
太阳下山 太阳下山 冰淇淋流泪
第二口蛋糕的滋味 第二件玩具带来的安慰
大风吹 大风吹 爆米花好美

王菲这首歌有种魔力
如果你想起了它 便会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连续好多天都仿佛听到大风吹 大风吹
有时还会不自觉的唱出来

最近的北京 天气好的不正常
当然 这都是大风的缘故 夜晚窗外呼呼作响
而白天 虽然小点 也还在刮着

今天是这段时间月亮最圆最亮的时候
而北京的pm2.5空前绝后的到了20左右
白天 可以看到白云在浅蓝色的天空飘
而夜晚 竟然还可以看到云朵在深蓝色的夜空漂浮

我晚饭时去地坛公园散步
这里隔绝了城市的喧嚣 平时天黑了就漆黑一片
而今天银色的月光撒在静谧的公园里
美的让人流泪

今天还有彗星和流星雨
可惜周围都是楼 即使地坛也全是树
我想要是一千年前–哦不那时还没这地坛 三百年前吧
这地坛周围一定都是荒野
在这祭祀用的坛上 夜观天象一定很美
能看到银河 看到狮子座的流星雨更不在话下

那时需要许愿吗